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部分

    师母把我头推在自己面前,看了我很久,似乎在欣赏一件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师母摸着我的头问。”下午到的。“”那你怎么才来?“”我才知道你病了!“师母对我点点头,笑了,眼神中充满慈爱,她急忙把桌上的苹果塞在我手里,”来!吃苹果。“我接过来,丝毫没有推让,此时对我来说这个苹果就是母亲对我的祝福。

    后来我从导师的嘴里知道师母得的是胃癌。这消息对我如晴天霹雳,因为我母亲是肝癌去世的,因而我一听到癌症就打哆嗦,没想到师母也得了癌症,这让我真难以理解自己命运的怪谲。难道我是个不祥的人吗?我问自己,老天爷为什么这么残酷呢?当我终于找到母爱的时候就又被可恶的疾病所追杀。不!决不能让这个可恶的病魔夺去师母的生命,我要证明世界上不是人人都会向命运低头的。于是我开始了活动,靠我的关系,于是我把师母转到一家有名的医院,找到有名的大夫来治疗。

    此时的我学业也扔到一边去了,每天除了陪在师母的病床前,就是睡觉。后来师母知道了我的状况,硬逼着我回去写论文,于是我想了个办法,每天拿着笔记本电脑到病房写论文,只要我在病房,师母就笑声不断,她配合治疗的精神就大增。这期间陈芳也陪师母,但常常和师母吵架,主要还是因为陈芳的婚事,每次这种矛盾发生的时候,我就烦恼地要命。有一天我把陈芳在医院走廊里揪住。”你能不能不和一个病人计较?师母现在这样,你即便要和沈文凯结婚也不要非在这种时候。再说你和沈文凯的事是你们的私事,没有必要非要师母同意,你们偷偷开了介绍信领个证就完了,何必非要折磨师母。你明知道师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还非要这样为难她。“”我也不想这样!沈文凯说如果我妈不同意他觉得自己没面子,所以——“陈芳嘟囔着说。”沈文凯是个王八蛋!你也是王八蛋?现在这时候了还讲什么面子。师母的病有多严重你知道吗?如果这次手术不成功师母的命就没了。你他妈是不是她女儿?难道你和那个王八蛋的婚事就比一个人的命重要?“陈芳被我骂得羞红了脸,感到自己的确有些过分。”那你说该怎么办?“”你不就是要结婚吗?我有朋友在街道办事处,你快去和沈文凯照张结婚证用的合影,我帮你们把结婚证开出来。但我可告诉你,这事不能让师母知道,如果事情传出来要了师母的命我可和你没完,你也知道我不是个省油的灯,我要收拾你和沈文凯可是随随便便。听见了没有!“”我没——“陈芳想要辩解。”算了!别给我再解释了。你是什么样我也看明白了,我现在巴不得你赶快嫁给那个王八蛋。“说完我丢下在过道里发傻的陈芳回到病房。

    没过几天陈芳就拿着照片来找我,我给一个开公司的朋友挂了电话,让他以他们单位的名义开出证明,我带着陈芳和沈文凯找到我在街道办事处的朋友,让他协助领了结婚证。

    这件事后,陈芳改变了对我态度,她似乎明白我的确是真心关心师母而不是对她有企图。

    陈芳领结婚证的事在学校里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我知道了,导师和师母丝毫不知道自己女儿背着他们干的事。

    过了一星期,师母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在师母被推出病房之前,一直拉着师母的手,那一刻师母慈祥地看着我,我眼泪流了下来,师母却用微笑安慰我。此时那些周围的护士都被感动了,她们难以理解怎么会有这样一对看似母子却丝毫没有母子名分的人会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我在手术室外焦急地度步,直直等了五个钟头,最后师母被推了出来,于是我立刻问大夫情况,大夫告诉我情况很好,让我放心。

    可我一点都放心不下,我母亲动完手术后医生也是这样安慰我,我知道癌症手术很难立刻就判断手术是否成功,于是在师母恢复的日子里我总是在焦躁不安中度过。过了一个月后,当师母出院的时候,我才稍稍放心下来。

    师母回到家后,我因为要准备论文,到家去的时间就比以前少了,我每天要在图书馆和资料室度过。这样的日子没有多久,师母就让导师喊我,导师现在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儿子,他在别人面前直呼我海涛,丝毫不避讳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一天在饭桌前,师母问起我的工作,问我怎么打算,我故意说自己没有想好。于是师母让我留校当老师,我立刻表示不行,我告诉师母我不是当老师的料,告诉师母我是个喜欢东游西荡的人,干新闻工作是我最喜欢的职业。

    师母当然不能在这方面强求我,但她希望我留在本市,话中暗示她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我当她的女婿。

    我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法律上陈芳已经是沈文凯的妻子,即便她们还没有举行婚礼,但世俗的仪式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障碍呢?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工作的事要等毕业的时候才有结果,让师母不要cāo心。

    陈芳因为对我改变了态度,自然在师母的眼里感到我们的关系有了进展,看到我们时常说笑,毫无拘束的样子以为我们已经相互喜爱了。师母的心情比以前愉快多了,身体恢复得很快,过了三个月她基本恢复了。现在师母每天要进六餐,这是因为胃被切除了一大块的缘故。师母和陈芳的关系完全恢复正常,这母女俩再没有了敌视,师母此时训练陈芳cāo持家务有很大的瘾头,她似乎认为女儿应该做好嫁给我的前期准备。

    我此时心里很苦闷,我一方面要哄师母高兴,另一方面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而痛苦。陈芳越像个家庭主妇,我越觉得自己是替别人做嫁裳。

    此时我开始期盼这种日子能尽快结束,我盼望毕业的一天早点到来,我好离开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尽管我不愿意离开这里,但理智告诉我,只有离开这个家我才能解脱这种痛苦。

    快要毕业的时候,我接到深圳一家报社同意接收我的通知,于是我决定到那里去,因为那是距离这里最远的城市。

    但这个消息我一直给师母封锁着,我不想让师母知道我很快就要离开她了。

    毕业的那天,我穿上硕士服,戴着硕士帽出现在师母面前。师母那一刻看我,眼神非常激动,她把我端详了很久,然后落泪了,她告诉我她终于看到自己儿子有出息了。

    就在我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知道事情不能再隐瞒了,于是告诉师母我要到深圳去了,我工作联系在那里。

    师母听了后非常吃惊,她抓住我的胳膊质问我”你不是说工作联系在原单位了吗?“我于是开始撒我早已编好的谎,我告诉师母原单位原来是同意要我,但现在人员超编,临时改变了主意,我只好随便找了现在这家单位。

    于是师母不干了,她开始大闹了起来,说我骗了她。导师在前几天知道我这个决定,他已经被我说服了,陈芳自然希望我走得越远越好。于是他们都开始劝解师母,从对我的前途出发,这种选择是最好的。最后师母只好认命,她流着泪给我准备第二天带的东西,那种真挚连希望我早早离开的陈芳也感到难过,最后师母把我和陈芳叫到一起。”我最大心愿就是看到你能和海涛在一起生活。“她对陈芳说,”我知道你现在认为妈固执,要把海涛和你硬拉在一起。我告诉你,妈看人是不会错的,海涛是你这辈子最合适的人,如果你让海涛跑了,你会后悔一辈子。海涛喜欢你,他是因为你才考了你爸的研究生,这个世上没有几个年轻人会有这种决心。海涛聪明、能干、有事业心,对你真心实意,你不要因为海涛过去在社会上浪荡就认为他不好,其实一个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你妈最看不起那种油头粉脸的男人,你将来的幸福是要靠自己的男人,所以你要是在婚姻上走错了一步,那你可能就把一生都毁了。“然后师母冲着我说”海涛,你要走了,我知道留不住你,你是要闯大事业的人,这一点我应该理解,如果你真是听了我的话留在芳芳身边我虽然心里高兴,但我会看不起你。你到深圳后,我希望你能记住我这个师母在想你,像想儿子那样想你,还有你千万不能辜负芳芳,她这辈子的幸福就在你身上了。你去了后要时常给家里打电话,只要有机会就来看看我们,我希望你在深圳稳定后就抽时间回来把你和芳芳的事办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成了我的女婿,我真想抱抱我的外孙子。“我简直无法不被师母的话打动,虽然我竭力使自己保持平静,但在这种真挚的情感诉说下我如何能控制住自己,我想哭又想笑,我知道师母所期盼的东西永远不会在她的生活里出现,这对这样一个伟大的母亲来说如何不是一个惨痛的事情呢!我永远成不了她的女婿,只能做她的干儿子,我倒万分希望能成为她的女婿,但现实就是现实,我此时只能安慰我的这位母亲,我只能用谎言和欺骗来蒙蔽她。

    陈芳此时也被母亲的话所打动,她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如果说她此时有谴责的话,她身上的谴责要比我更深重一些,我想她现在感觉到母亲反对她婚姻的选择是为了她幸福的缘故,即便她此时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错误,但至少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母亲是爱她的。

    第二天到火车站送我的人中除了师母一家外还有我那些狐朋狗友,我事先给他们打过招呼,不要惊吓了师母一家,而师母似乎很愿意接受他们,她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于是两拨人聚在了一起。我把我一个最好的朋友拉到一边对他说”我师母就是我母亲,以后只要我师母求到你的事希望你尽力帮忙。“我朋友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临上车了,我竭力使自己露出微笑,向送我的人告别,然后进了车厢。我在窗户上向他们招手,我看到师母和导师流泪了,最让我意外的是陈芳似乎也流出了眼泪。真有意思,我心里想,这个小丫头也会流泪,真不可思议。

    火车启动了,一切都要过去,代表我过去六年生活的城市将在我的眼底消失,那些我喜欢的、我爱的人也将消失,也许生活中的纷扰会重新在我的眼前展现,但那会是什么呢?我不知道,管它呢!属于自己的没有人会夺走,不属于自己的你再争取又有什么用呢?

    到了深圳后,我开始了繁忙的工作,这座城市立刻带给我全新的感觉,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此时对工作充满了热情和活力。

    我按照师母的嘱咐给家里打电话,谈我的工作。师母似乎除了关心我的工作外更关心我和陈芳所谓的婚事。我起先对师母没有明了事情的原委不感奇怪,但过了半年后,师母依然催我回去办婚事就让我感到蹊跷。于是我破天荒给陈芳打了电话。”你怎么回事?“我开口就问。”你怎么还没有把事情告诉师母?“陈芳犹豫了片刻才吞吞吐吐地说”我妈的病又犯了,医生说我妈没有多少日子了,让我妈在家里静养,也许能活得长一些。“我听了后头翁地大了起来,我怎么也想不到师母会在短短半年就成了这个样子。我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去看她,此时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干这件事。我向社长请假,社长听我说是看我师母,自然不给我批假,我哪能管那么多,于是和社长吵翻了,递了辞职报告坐飞机赶了回去。

    师母仅仅半年就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离开时气色饱满红润的脸颊变得苍白不堪,身体瘦了很大一圈。当我出乎任何人意料出现时,师母激动得嘴唇都发抖了。”海涛,你终于回来了。“师母躺在床上兴奋不已。”妈!我回来了。“此时我只有这种称呼才能表达对她的热爱。”回来好!回来好!你让我想死了。“导师此时也乐得在一边呵呵直笑,陈芳也被感动了,她看我的眼神和过去有了很大的区别。”你回来是和芳芳结婚的吧!“师母问。

    我怎么说呢?我不知怎样说,于是只是笑,只是用温情来安慰这个老人。”师母怎么会这样?“我单独和陈芳在一起的时候问,”手术不是做得很成功吗?“”和手术没关系,医生说这次是其它组织病变。“”其它组织病变,真他妈没道理!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呢?总不能就这样熬着呀!“”医生说没办法了!癌已经扩散了。“”扩散了!“我听了后头发晕,这是对一个癌症病人的死亡判决书啊!

    不行!我决不能让我母亲曾发生过的事情重新发生在我师母身上。我心里暗想,总会有什么办法,我就不相信命运会两次夺走我的母亲。

    第二天,我就去找上次给我师母开刀的医生,医生见我后向我表示同情,”相信奇迹吧!你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它了。就我所知癌症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都走向死亡的,有些人就出现了奇迹。我给你介绍几个病人,他们就在你师母这种情况下同癌症斗争了多年,甚至有人还战胜了它。你可以向他们请教请教,也许对你有些帮助。“我拿到地址后立刻前往,我见到了一个与癌症斗争了十年的中年人,他原本会在十年前死亡,但最后他竟然活了下来,而且感觉就像从没有生病一样。他告诉我三点,第一是饮食,一定要素食,不能吃荤;第二要有良好的心情,不能cāo心,不能有烦心事;第三要适当锻炼,做做气功。

    于是我立刻跑回去给师母进行治疗。我让陈芳在小房间给我支张床,住在导师家里,就像我是这个家的人一样。我告诉陈芳断绝给师母一切荤菜,只有水果蔬菜和豆类,然后把那位活了十年的患者请到家来给师母教气功,另外我答应师母不再回深圳,直到她恢复为止。

    十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医生说的奇迹竟然出现了,师母的身体一天天开始恢复,我不知道在我采取的措施中哪些起了作用,这些对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治疗有了疗效,我看到了希望。

    有一天,我在陪师母聊天的时候,师母告诉我她心中的感受,她说我上了火车离开的那天,她晚上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掉到了冰窟窿,四周一片漆黑,梦醒了以后就感到身体不舒服了,从那天开始她就一天比一天差,最后到医院检查是病情复发了。而奇怪的是,当我回来的那天,她又做了个梦,她觉得自己像是在火炉子里,身体非常热,醒来后出了身大汗,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我不知道师母究竟是在暗示我不要离开家的意义,还是真有其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师母的确对我有某种依赖,这就足以有理由让我不能随便离开这个家。

    于是我有了长期在家里住下去的打算,我找到原来的报社,告诉我的情况,社长以前和我关系不错,现在也给我面子,于是我又到报社上班。从此我就把师母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现在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师母催我和陈芳办事,这事把我愁得直挠头。我不断找借口来拖延,比如说等她病好以后,要么说现在还没有房子等等,然而最终事情不能就这样隐瞒下去,师母开始怀疑我对陈芳是否真诚。

    于是我只好去找陈芳。”你能不能和我照张结婚照?“我说。”干什么?“陈芳奇怪地问。”师母对我们的事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照个结婚照,我去找朋友做个假结婚证把师母哄骗一下,否则我们过不了这一关。“”行!什么时候去?“陈芳异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她这种爽快使我惊讶,”你——同意了?“我诧异地问。”我干嘛不同意?又不是和你真结婚!“她说。

    于是下午我们到照相馆照了张两寸的合影。

    我找了朋友三天后就把假证件拿了过来。假证件显然很粗糙,但哄骗师母是足够了。

    于是我和陈芳商量好后,在晚上把假结婚证拿了出来,师母见了后高兴极了,她的兴奋比我预料的还要强烈,在她的眼里我终于合理合法地成了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你们现在是夫妻了!“师母拉着我和陈芳的手,”你们以后要好好待对方,好好过一辈子!“我不知道陈芳是什么感觉,总之我是很感动,但感动之余又觉得遗憾,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导师和师母相信我们是真真的夫妻,而在法律上我们什么都不是。”你们想什么时候办事?“师母问我。”办事就免了吧!“我说,”现在不兴大cāo大办。“”那不行!“师母说,”起码芳芳和你应该到你们家去,在你们家请几桌客人,我们这也要请些同事邻居,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哪能这么悄悄就完事。“”妈!我和芳芳商量好了,事情简办。我们和爸妈一起到高级餐厅吃一顿就算了,不必要找别人,我们不喜欢把事情搞得太张扬。“我解释说。”什么张扬?我又不是请多少人,就几个同事、邻居。“”这样吧!“我看师母要把事情搞糟,于是换了种办法。”我和芳芳去旅行结婚,这样我们玩得愉快,也不用惊动什么人,你看怎么样?“”旅行结婚倒也可以,但这请客——“”妈!你就不要再强求我们了,我们年轻人总得有点自主权吧!“我故意用埋怨的语气说,生怕师母继续固执下去。”那好吧!妈也就不强求你们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我们——“我看了陈芳一眼,见她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于是继续说”就到学校放假吧!这样芳芳有了假期,事情就方便了。“”好!那就这样定了。“两个月后,学校放了假,师母认为我们上路的时候到了。一天,师母拿出了存折,把我和陈芳叫了过去。”海涛,芳芳,这是我和你爸的存折,上面有五万块钱,这是我和你爸给你们结婚用的钱,你们收下。明天你们就去买票,去哪里你们自己定,我知道你们不愿我管得太多,所以你们一定要计划好,这些钱我想你们一定够用了,再多我也拿不出来。“我笑了起来,”妈!你可能不知道你女婿有多少钱吧!我一直没告诉过你,我在银行有十几万存款,我和芳芳出去根本就不缺钱花。“”我知道你有钱,但你的钱是你的钱,我这是给你们结婚的钱,性质不一样。“”妈!可我们出去根本花不了五万块钱,你给我们几千块钱就行了。“”我没说让你们这次出去全花了,你们回来不置结婚用的东西吗?你真是不长脑子!“师母骂我。”那怎么办?芳芳,你就拿着吧!“我用眼睛示意陈芳,陈芳领会了我的意图,于是把存折收了下来。

    第二天我去车站买票,陈芳去给沈文凯做思想工作,据陈芳讲沈文凯对我们这样糊弄师母很不舒服,他觉得事情太过分了些,但鉴于师母的病情,他也不得不让步。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陈芳把我叫出去,在楼下我见到沈文凯。他见了我后,当着陈芳的面对我很郑重地说”你们这次出去目的就是为了糊弄芳芳的妈,所以你们之间要保持绝对距离,决不允许你对芳芳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我不会放过你。“我很可笑沈文凯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于是我讥笑着说”你要是觉得不放心,明天你也来参加旅行啊!我就算陪你们旅行结婚了。“沈文凯听出我话中的讥讽,有点狼狈,他急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绝对相信芳芳,当然对你也放心。那我就不多说了,希望你们快去快回。“沈文凯说完把陈芳拉到一边去说悄悄话,我则快步上了楼。

    第二天上午,我和陈芳就上了东去的火车。

    陈芳一路上并不开心,她对我有戒心,我为了避嫌就远远地躲开她,没事不主动找她说话。对于我这样一个在江湖上有过经历的人,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寂寞的。于是很快我就认识了一帮旅途中的朋友,我们一起打牌、喝酒、闲侃,快乐得不亦乐乎。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走到自己的铺位,看到陈芳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下来吧!到吃饭时间了。“我说。”你去吧!我不饿。“”不饿就算了。“我从放在铺位上的外套里拿出钱包,装在裤子口袋,然后一个人到餐车去了。

    我一个人在餐车吃了顿饱饭,提了两瓶白酒回来,我找到刚才的几个路友,打开酒喝了起来。

    我们连喝带侃直到晚上熄灯。当我回到铺位时我已经有些晕晕忽忽,于是鞋也没脱就上了床。我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早起人的说话声把我吵醒,我睁开眼发现太阳已经射进了车窗。我四周看了看,发现陈芳一个人坐在铺位上发呆。

    我坐了起来,把发呆的陈芳给惊了一下。”你醒了?“她问。”对——“我拖着长长的口音说。我想要下床才发现自己的鞋整齐地放在床下。”你昨天没有脱鞋就上床了。“陈芳对我冷冷地说。”是吗?“我看看自己的脚,”你——脱了我的鞋?“我问。

    她点点头,然后把脸转向窗外。”那谢谢你了!“我随口道了声谢,然后把鞋穿上拿起自己的牙缸和毛巾去洗脸。过了十分钟我回来了,发现我的床铺已经被收拾好了。”你收拾的?“我问。”对!“陈芳一动不动地回答,依然看着窗外。”我又得谢谢你!“我嘟囔着,然后拿起放在台子上的烟。”你又要抽烟?“陈芳问。”你怎么这么罗嗦?“我没好气地问。”我抽烟碍你了吗?“”你别在这抽!“”我还不知道不在这抽?三岁小孩都知道空调车不能在车厢里吸烟。“我说完拿着烟走了。

    我在车厢连接处,靠在墙上吸烟,看田野的风景,早晨太阳的光线把整个大地投射成一片金色,我感到很舒服。

    当把手中烟抽完后,我回到铺位,然后躺下,我开始沉思。”你在想什么?“陈芳突然问。”我在想我自己。“”自己有什么好想的?“我轻声笑了笑,”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最真实的。“我说。”什么?你这是什么谬论?难道除自己以外其它就不真实了吗?“”真实存在于感知!我感觉不到的东西,或者即便我能感觉到的东西也不能让我完全认识它的存在性,对我来说我只能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其它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自己都可能是不真实的。“陈芳用讥讽的口气反驳我。”也许吧!但我相信笛卡儿的话’我思故我在‘。“”’我思故我在‘是什么意思?“”这是笛卡儿的一个重要命题,在他看来是一条真理。笛卡儿首先怀疑一切事物存在的真实性,比如说吃饭、穿衣等等一切在普通人看来很平常的事情。对他来说人类的活动在思维中的表达可分为现实和梦境,然而这两种的真实性是不同的,前者是真实的,而后者是不真实的,但对一个人来说,思维究竟能够明确地知道自己所感觉到的事物究竟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中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在做梦的时候会认为自己感知到的东西是不真实的,他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只有当他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是梦中的东西,是不真实的。所以笛卡儿怀疑一切事物的真实性,这个假设在笛卡儿看来是可以成立的。于是真实和不真实就没有了绝对意义,因为没有人能确切地说他不是在做梦。但有一个命题是不能被怀疑的,那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即’我思故我在‘,因为一个人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中都不能否认自己在感知和思索,于是只要一个人在感知和思索那么他就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这种能力。明白了吗?“我问。

    陈芳听懂了,她似乎没有了刚才的傲慢,”没想到你竟然也懂得哲学。“”你没想到的东西还多得很呢?“我讥讽了她一句然后不再理她。

    过了片刻,她突然又问我”你为何是个两面人?“”什么?“”我想知道你为何是个两面人?“”你什么意思?“”你有两种性格,一种放荡、无耻,一种善良、可爱。“”你终于认识到这一点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种觉醒。“我说话的时候头枕在双手上,依旧瞪着眼沉思。”其实我早就认识到了。“”是吗?这很好。你还不是个不可救药的人。“”你这话什么意思?“她问。”意思很浅显,你应该明白。“”你是说我以前看错了你吗?“”不仅仅对我,你对所有人的看法都是如此。“”什么意思?“”意思自己去猜!“我恼怒地说。

    陈芳沉默了片刻,她感到我心中的烦恼。”你很恨我对吗?“她又开口。”也许恨,也许不恨。“我说。”我知道自己对你冷酷了些。“她叹息道。”也许冷酷,也许不冷酷。“”你其实——怎么说呢?是个好人。“她低声说。”你是不是把你的婆婆嘴闭一闭。“我大声说,”让我安静一会。“她被我的话惊得呆住了,瞪着我看了很长时间,然后垂下了头。

    中午,我依然趟在床上,脑子里乱得很。我闭上眼想睡觉,但死活睡不着,于是我又跑到车厢门口去吸烟,我在门口呆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然后才回到铺位。”我给你买了饭!“陈芳指着桌上的盒饭对我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把盒饭翻开,看了一眼骂道,”扔了吧!我去餐厅吃饭。“说完我摸摸裤兜里的钱包,然后去了餐厅,从餐厅回来我又拿了两瓶白酒。”喝酒!喝酒!“我找到昨天的路友,把他们从床上敲起来,”大中午睡什么觉?起来喝酒!“”还喝呀!我昨天的酒还没醒呢!“一个被我放翻的路友嘟囔。”看你那熊样!“我说,”你怕是三十晚上的酒还没醒吧!“最后在我的督促下,昨天的酒友又开始喝酒闲侃,后来放倒了一个,酒就没了。于是我又跑到餐厅买了两瓶,两瓶喝了有一半,又有两个被放倒了,此时我也感觉有些难受,但还觉得瘾没够,于是又喝了最后一瓶,此时我才感到自己喝多了,有想呕吐的感觉,于是立刻跑到厕所,我吐了厕所一地,出来后我洗了手、洗了脸,然后回到自己的铺位,这次我勉强把鞋脱了后才上床,一会我就呼呼大睡。

    我睡了多长时间自己也不知道,当我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看了看表,正是晚上九点多钟,我坐了起来,感到自己很饿。于是我又跑到餐厅,吃完饭后我又提了两瓶酒回来了,这次我到车厢里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在喊”杀手又来了!快跑。“于是我看到那些酒友争先恐后朝硬座车厢的方向跑掉了,当我想要找剩下的人时,只找到下午喝倒了还没醒的人,也许是装睡,总之反正是躺在床上怎么叫都不醒。看来我没有可以舒心的朋友了,于是我懊丧地回到铺位,躺在床上,一个人打开酒瓶独自喝闷酒。

    突然一只手把我的酒瓶夺走了,当我反应过来时发现桌上的一瓶也没了,我看到陈芳拿着酒瓶咚咚咚向车厢门口跑,我起先还没明白怎么会事,后来才知道她去扔我的酒,于是我立刻穿鞋追了过去。

    但已经晚了,当我抓住她的时候,她已经把酒扔进厕所的下水口。”你他妈这是干嘛?“我粗暴地抓住她质问。”我让你喝!我看你怎么喝?“她愤怒地说。”哎!你什么意思?我们可是有约定的,我不干涉你的事,你也不干涉我的事。你怎么出尔反尔?“”我见不得你喝个烂醉!“她一边往回走一边说。”我喝酒关你屁事?我愿意,你要是看不惯可以睡觉嘛!我又没有吵闹你,你干嘛这么霸道?“我在她背后说,但她头也不回进了自己的隔间,于是我赶了过去,发现她一个人爬在桌子上哭。

    我此时心里烦透了,本来是要讨个公道,见她这样我也就打消了这个打算。好吧!喝酒不行,抽烟总可以吧。于是我把桌上的烟拿起跑到门口去抽烟。

    一会,我面前出现一个人,我发现是陈芳。”把烟给我!“她命令我。”你识相点行不行?“我瞪着眼对她说,”你这人是给鼻子上脸!“”把烟给我!“她口气愈加强硬。

    我叹了口气对她摇摇头,”你是不是非要和我抬杠?“”你把烟给我!“她似乎一点都不动摇。”你想干嘛?“我凶狠地问。”你把烟给我——“这次她拖长了口音,似乎非要让我屈服不可。

    我没有继续和她无聊的心境,于是转过身不再看她。片刻她突然把我的胳膊抓住,然后伸手来抢我手中的烟盒,我没有防备她这一手,烟盒被她一把抓在手里。”你给我!“我厉声道。”我给你!“她突然把烟盒扔在地上然后用脚踩,嘴里还不住唠叨,”我让你抽!我让你抽!“我上前一下就把她的脖子卡住了,此时我真想卡死她。她被我卡得喘不过气来,手在空中乱划拉,脸涨得通红,喉咙里咕噜咕噜响。也就在同时我突然冷静了下来,手立刻松开,要不是我那一刻突然恢复理智,当时真要出大事。

    她被我松开后立刻弯下身子大口大口喘粗气,不断咳嗽。我见她没有大碍,于是没去管她怎么样,自己回到铺位上躺了下来。

    过了片刻,她回来了,然后静悄悄地爬上自己的铺位,一声不响地上了床。

    一阵我翻了个身头朝里睡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我感到自己喘不过气来,脖子被什么东西卡住了难受地要命,我醒了过来,立刻明白是有人在卡我脖子,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卡我的人推开,我听到”咚“的一声,接着一个女人”啊“的叫声,那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但在寂静的夜里依然让人毛骨悚然。

    我上前抓住了卡我的人,立刻我意识到是个女人,因为我抓住女人的长发。我知道她是谁。”你想干什么?“我低声问。”我想杀了你!“陈芳用令人恐怖的语气恶狠狠地说。”不要再闹了!你还有完没完?“”没完!“”你到底要我怎样?“”让我把你卡个够!“她霸道地说。”你刚才还没够吗?“”我才刚卡你。“”好!好!你卡吧!我支着。“于是我松了她的手。我以为她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动我,但没想到她立刻向我的脖子发起进攻,丝毫没有觉得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