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白衣的后宫

    病房在第三天后的s医院第一外科特别病房,特别病房是和医院有关系的人或只有大人物才能用的个人房。在床边的花瓶有美丽的茶花,在墙上挂着s学院的制服。

    “护士小姐的工作真是辛苦,我曾经向往过,但我是做不到的。”

    抬起上半身,原来看着世界史的岛村美幸对裕子说;裕子轻轻微笑,看温度计后写在记录表上。

    正如镰田和三岛说的,美幸是非常可爱的少女,黑发系着粉红色的缎带花,学生的标准发型,也显示出她有良好的环竟;浅蓝色的睡衣胸部隆起,表示现在的高中生都有良好的发育。

    “现在缺少护士,像美幸这样的人能做护士就好了。”

    “可是,爸爸就是不准我做护士……”

    “啊,这样的话太不应该了,要向部长提出抗议。”

    裕子开玩笑时,美幸也发出爽快的笑声。——对一个这样可爱又好性格的女孩……。裕子感到心痛。

    镰田和三岛把她们彻底凌辱后,提出一个条件才放走裕子和宏美,裕子有岛村的支持,恢复上班是没有问题;而且不知情v渔q村,命令裕子做独生女的特别护士;这是欣赏裕子做护士的本领,但对镰田而言,最理想不过了。

    所谓条件,就是要裕子和宏美协助镰田强奸美幸;裕子刚开始时拒绝,可是恐吓她说要把录影带送到医院外,还要拿到她父亲的公司公开,实在没有办法反抗了。

    “爸爸赞美裕子小姐说是优秀的护士小姐,但没有想到是这样美的人,比我的妈妈是漂亮多了。”

    把打上石膏的左手用三角巾吊起来的美幸,说完耸耸肩。

    “你真是成熟的女孩,说我的好话是没有用的。”

    裕子美丽的眼睛露出笑意,替美幸整理床铺。

    “我说的是真话,我妈妈最近胖了,而且开口就是用功,讨厌死了!”

    美幸说着就鼓起嘴巴。

    “是吗?我觉得是很好的妈妈……”

    裕子想起穿和服的岛村的妻子,裕子已经和岛村有关系,所以心情也比较复杂。

    “裕子小姐,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呢?”

    “这个要问部长才知道。”

    “我认为没有那么严重的。”

    “是感到无聊了吗?”

    “答对了!住在这种地方就见不到朋友了!”

    “可是你的朋友也常常来看你的啊。”

    “虽然如此……”

    “大概你想看到的朋友是男朋友吧。”

    “不……不是的。”  美幸急忙说着,脸也红了。

    “你的脸红了,大概我说对了。”

    后来美幸坦白说,她暗中向往的是世界史的教师,是一位单身的年轻教师,好像是女学生的偶像。

    “哦,所以你才看世界史的教科书。”

    “不是那样的……”

    美幸难为情地低下头;还不知道男人真面目的少女,向往英俊又帅气的男性教师,裕子也能了解那种心情;可是她还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大概还是处女。

    ——那两个男人要对这样可爱的少女下手……。想到这里,裕子很想劝美幸尽快出院,但那样以后……。裕子又想起泥鳅在身上爬行的可怕感受;裕子握住美幸的可爱小手,美幸露出询问的表情看裕子。

    “对不起……”

    裕子说完之后,像逃似的离开病房;第二天的晚餐之后,裕子给美幸服下安眠药。

    “也许你会感到困一点。”

    裕子这样说时,美幸毫不怀疑的服下药丸,这样她就要熟睡几个小时了;镰田要求说,大量服用后熟睡如泥就不好玩,要在适当的时候醒来。

    过了一段时间后去看时,美幸已经熟睡。然后打电话给镰田;镰田接到联络后,和三岛一起到医院来;二个人都穿上很少穿的西装,戴上眼镜,手里拿着水果盒,这是为避免碰到认识的护士所作的伪装。

    “穿这种衣服真不舒服。”  镰田嘀嘀咕咕的说着拉松领带。

    “有什么办法,你是黑名单上有名的,再忍耐一会吧。”

    五分钟之后二个人到达医院,正门已经关上,绕到西门,这里是急诊或访客用的们。虽然有一个中年的警卫,但对他们瞄一眼就继续看电视;二个人以严肃的表情通过急诊室的门前,从楼梯走上三楼,急忙向最里面的特别室走去。

    只有二、三名病患在休息室看电视,所幸没有遇到认识的护士。嘿嘿,简单极了……。镰田和三岛互望一眼做出会心的微笑,确定没有人看到后,走入房里,裕子等在里面。

    “岛村那小子在医院吧。”  裕子脸色苍白的点头。

    “好了,20分钟之后把他弄到这里来,要他看到独生女被强奸的样子,你现在可以走了。”

    听到镰田的话,裕子走出去,看她的背影在颤抖。在这个时候三岛正在凝视熟睡中美幸的睡相。

    “个女孩可爱极了。”  三岛满脸笑意。

    “让我看一看。”  镰田看到仰卧在床上的美幸,立刻吞下口水。

    “岛村怎么生出这样的女儿,只是干一下实在太可惜,让她添加奴隶的行列吧。”

    镰田说完之后,就掀起美幸身上的毛毯。

    “唔……”

    美幸轻轻哼一声扭动身体,从浅蓝色的睡衣能看出丰满的身体曲线,以及雪白的腿;不像高中一年级的女孩,身体已经完全成熟,而且有新鲜的性感。

    “马上痛快一下吧,不过先要把她的嘴封起来。”

    镰田说完,三岛从皮包里拿出手帕弄成一团塞进美幸的嘴里,再用耐水性的胶带贴在美幸的嘴上;在这个时候,镰田分开美幸修长的美腿向里面看;大腿根已经完全和成熟的女人一样,有粉红色的三角裤包围,从凹下去的鼠蹊部露出一些卷曲的阴毛;镰田把脸靠近大腿根。

    “唔……闻到处女的味道。”

    夸大的说着从鼻子发出哼声。

    “趁现在脱掉吧。”

    “说的也是。”

    三岛用弹簧刀割开睡衣,从衣袖脱到手臂时,还费了不少力量。

    “唔……”

    美幸好像很痛苦的摇头,但安眠药的药力使她又立刻沉睡;镰田欣赏面前美丽的,美幸没有带乳罩,虽然不是很大,但西洋梨似的向上耸立。浅红色的小ru头埋没在粉红色的乳晕里,从双手可以围绕的细腰到屁股形成性感的曲线,充份的散发出成年女人的美感。

    “受不了,已经硬起来了。”

    镰田用凶暴的眼光盯在上,同时脱下西装上衣;三岛从皮包里拿出绳索捆绑美幸没有受伤的手,固定在床头的栏杆上;这样以后,就是美幸醒来也无法逃走。

    “要在她老爸的面前脱她的三角裤,嘿嘿嘿,亲眼看独生女的三角裤被脱去的样子,岛村的面孔一定很好看”

    镰田对自己的计画感到非常的满意。

    “你的心也够狠的了。”

    “还比不上你,在岛村来这里以前,好好享受一下吧。”

    二个人趁美幸熟睡,用手指和舌头污染纯洁的;三岛是负责上半身,所以从耳垂舔到脖子以及美丽的,舔到顶端的花蕾时,原来陷在乳晕里的ru头,有敏感的反应,立刻勃起;另一方面镰田把美幸的双腿分开成字型,在大腿根尽情v狱q弄,手指伸入粉红色的三角裤里,抚摸处女的泉源和敏感的阴核。

    “嘿嘿嘿,女人的身体是睡觉也有性感,肉缝已经开始湿了。”

    镰田很满意的样子,手停留在三角裤里蠕动。美幸终于从很深的睡眠中浮升起来,她在作梦,有几万只虫在身上爬,而且有现实感,好像有异常的东西贴在胸前和下腹部上,感到很难过,呼吸困难,不能发出声音,手也不能动。

    ——真奇怪……。美幸本能的察觉危机,努力的想使自己醒来,经过几次挣扎后,美幸才能成功的张开很沉重的眼睛;——强烈的发蜡味,男人的面孔……;这是什么……;从身体里生成恐惧的叫喊,可是只能发出低沉的声音,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想起来,可是右手栓在床头不能动。

    “小姐,你终于醒了。”

    镰田用很客气的口吻说;在自己身上有二个陌生男人,而且身上只有一件三角裤……;这是恶梦,一定是继续做恶梦。

    美幸连连用力摇头,可是梦没有醒。哎呀……。美幸大叫,可是发不出声音,这才发现自己的嘴已经被堵住;——这是为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张大的眼睛充满恐惧的神色。

    “现在,我们是要你的处女,但不要恨我们。”  美幸眉毛痛苦的皱起。

    “要恨就恨你自己的爸爸,你会有这样的遭遇,都是他害的,这一点你要记清楚。”

    美幸听到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危机;本能的踢动双脚想起来,镰田的大巴掌打在美幸的脸上,美丽的脸孔向左右摇摆。

    “不准你乱动!”

    ——不要,不要……。强烈的绝望感,使得美幸流下眼泪。

    在同一时间,岛村外科部长和护士裕子一同走向特别病房;这一次在心脏外科的会议上,岛村准备发表自己开发的新手术法,正在整理病人的信息时,裕子来说美幸要见他。

    美幸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当然不能不理;美幸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偶尔也该去陪陪她……;岛村放下手上的信息,和裕子一起去女儿的病房。

    在特别病房的们上轻轻的敲几下,裕子开门后先让岛村进去,然后关上房门;岛村进去后立刻看到难以相信的情景;最心爱的女儿被绑起来,身上只剩一件三角裤……,在分开的大腿间,有一个男人把头靠在那里。

    “你在干什么!”

    刚想冲进去时,有一样冰凉的东西顶在脖子上,躲藏起来的三岛,立刻冲出来从背后把刀子压在岛村的脖子上。

    “不准叫!不然这个东西会断开你的动脉,我可不是开玩笑!”

    岛村不敢动,三岛很快用绳索把岛村的身体捆绑;美幸抬头看进来的人。——爸爸……快来救我……。拚命的抬起身体,一面摇头一面从贴上胶布的嘴里发出悲惨的哼声;眼光相遇,含着泪珠求救的美幸……。

    “美幸!求求你们放了我的女儿。”  岛村开始哀求。

    “那是不可能的。”

    到这时候把头靠在美幸大腿根的人才抬起头。岛村看到以后惊讶的瞪大眼睛。

    “没有错,我就是被你赶走的那个人,被你害的变成跛脚,今天是特别来向你道谢。”

    “明白了,我什么都答应,要钱给钱,千万不要害我女儿,求求你们……”

    岛村跪在地上哀求。

    “喂,看你父亲的那种样子,好像他真的很爱你!”

    镰田一面说一面在美幸的上抚摸。

    “住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