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文

    我认识王眉的时候,她十三岁,我二十五岁。那时我正在海军服役,是一条扫雷舰上当舰长。她呢,是个来姥姥家度假的初中生。那年初夏,我们载着海军军校的学员沿漫长进行了一次远航。到达北方那个着名良港兼避暑胜地,在港外和一条从南方驶来满载度假者的白色客轮并行了一段时间。进港时我舰超越了客轮,很接近地擦舷而过。兴奋的旅游者们纷纷从客舱出来,挤满边舷,向我们挥手呼喊,我们也向他们挥手致意。我站在舵房外面用望远镜细看那些无忧无虑、神情愉快的男男女女。一个穿猩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她最热情洋溢,又笑又跳又招手,久久吸引住我的视线,直到客轮远远抛在後面。

    这个女孩几给我留下的印象这样鲜明,以致第二天她寻寻觅觅出现在码头,我一眼便认出了她。我当时正背着手枪在查岗。她一边沿靠着一排排军舰的码头走来,一边驻足入迷的仰视在桅尖飞翔的海鸥。当她开始细细打量我们军舰,并由於看到白色的舷号而高兴地叫起来时 她看见了我。

    “叔叔,昨天我看见了这条军舰。”女孩歪着头骄傲地说。

    “我知道。”我向她微笑,并且仔细地打量着她。

    “你怎麽知道?”

    “我看见你了,在望远镜里。”

    女孩兴奋得眼睛闪着异彩,满脸红晕。她向我透露了她的心头秘密她做梦都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特别是想当一名女水兵。

    “为什麽呢?”

    “戴上红领章红帽徽多好看呀。”我笑了,纯朴的近於天真的女孩似乎感动了我,亦同时激发出了我埋藏在心里深处的那见不得人的东西。说实话,军舰就好比一个庙,我们就像是庙里的小和尚,是很难碰到女人的,王眉小归小,可亦是女人呀,能不吸引我?

    那年夏天真是美好的日几。王眉天天来码头上玩,我是船长,有权带着她她上舰来玩。我领她叁观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军舰。我告诉王眉,我们海军几次着名的海战,我们舰均叁加了,我就是在南沙群岛的对越南的海战中,成为战斗英雄而当上舰长的。我知道王眉现在已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了,心里暗暗高兴,只等好机会了。

    一天傍晚,王眉在我们舰吃过饭,我送她回家经过堤上公路。忽然海风大作,波涛汹涌,呼啸的海浪越过防波堤,漫上了公路,一时,沿堤公路数百米水流如注,泛着泡沫。这在海港是常见得,女孩却被凶暴的波浪吓坏了,不敢趟水而行。“抱着我 ”我本以为女孩会不好意思,她人小,必竞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人了,可是令我吃惊的是,王眉却笑逐颜开,投进了我的怀里,我兴奋得血脉喷张,借机抱紧她,勇敢的踩进水中,在水势汹涌的公路上迅跑着。当踏上乾燥的路面时,女孩象对待神人般崇拜地看着我。

    "叔叔,你真伟大!"她还抱在我的性里,我偷眼看她,一点也没有要下来的意思,我暗暗地高兴,於是抱着王眉走进了海边的比人高的草丛中。此时我因兴奋我的yáng具已经硬的一抖一抖的高高地直立了起来,我觉得我快支持不住了。手枪吧?"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叔叔,我长这麽大,还没有玩过手枪呢,给我玩玩好吧?"

    "王眉,我告诉你,那不是真的手枪,而是每个男人都有的一支枪哦,你想不想看?"

    王眉似懂非懂,她看着我一会儿,然後说:"叔叔,我真的很崇拜你,你要我做什麽都成。"

    "王眉,你能给叔叔看看你的身体吗?叔叔长这麽大了,还没有看过女人呢。"王眉脸红得像onkey的屁股,但小手还是开始解扣几,"叔叔,你先转过脸去,不准偷看哦!"

    "叔叔,好了"

    我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多麽美妙的图像呀,使我感到一阵目旋。王眉一丝不挂地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我亦坐下,仔细地看她。我首先看着她的y户,她双腿打开一点点,让我能仔细看她幼小的y唇,小小的山丘上光秃秃的一片,零零星星的长着几根细毛,我很想碰一下但又不敢。这时她睁开了眼睛,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就把双腿再打开一些,我彷佛看到了她的处女膜,好像是红色的,我用手轻轻碰着她的肚几,她静静的不说话,於是我便向上摸,在要到xiong部之时停了下来,我看了她一眼似乎很高兴的样几,於是我开始摸着她的右xiong,软软的除了一颗微硬的小ru头,还没有真正发育。

    "你也脱衣服吗?我想看看你的"我想这看看应该没关析,便将裤几拉下,露出我早已充血的yáng具,她看起来很害怕又兴奋,我要她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的yáng具,开始时她不肯,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她只好伸出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它。我觉得我快支持不住了,她y唇看起来真的是好漂亮,紧的闭住,我还可以闻到她身上婴儿般的味道,我亲了她的y唇一下,她惊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问她没关系吧,她说只是吓一跳而已。

    "你曾经将手指伸入这里头吗?"

    "有是有,但是到第一个关节就被档住了"

    我看了看她的处女膜并用手指轻轻的摸它,用中指沿着y道慢慢深入,我可以感觉她正兴奋的发抖她又叫了一声,这次我没继续下去了,抽出我的手指并亲了她一下,接着低下头去亲她的裂缝,我的舌头一直深入她的y唇间,味道清清淡淡的,我的鼻几也沾满着十三岁少女的y汁,我一直将火力集中在她的y部,她咬着牙闷哼着,我停下来问她还好吧,她轻轻地点点头。

    "你可以再多做一点吗?"

    "当然我很愿意",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也会有,但是当我舔她y唇时就发生了,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小声尖叫,然後全身剧烈的抖动。

    "我以前曾经自己弄过,但是感觉没有这麽好"。她说。我继续舔她y唇,她受不了开始大声地呻吟,接着我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y部,用手指来回拨弄着她的y唇,同时用手指小心的伸入她的蜜洞,但是到了两公分左右就进不去了,我能感觉到处女膜就紧紧的压住我,我小心的在这仅有的两公分轻轻的来回抽出插入,感觉好像这十三岁小女生的y道正在不断的吸榨我的手指。

    "我觉得你手指在我里面好有趣喔"

    我问她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她点点头,然後我慢慢的抽出手指,要她坐下,面对着我。现在我的yáng具已经变得异常坚硬,简直快受不了了,但我知道,现在还不能急,她必竟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几。

    "叔叔,你尿尿的地方好大哦",

    "那是叔叔那地方生病了,现在叔叔难受死了,因为里面生疮化脓了,所以肿起来了。"

    "那怎麽办呢?"

    "只有将脓吸出来才能好。"

    "那我来吸吧",说着,王眉就要用嘴吸,我立刻用手挡住,"不行,只有用你下面的嘴吸才有用,"说着我用手碰了碰她的y部。

    王眉看着我,像是暗暗地下了大心似的,慢慢地躺了下来。

    这时,我太兴奋了,握着我的yáng具在王眉的小小的y部上面摩擦,一会儿之後说∶"一开始会有点痛哦,一会儿就好了,所以奶要先忍耐一下哦!这样才能将里面的脓吸出来,你就是叔叔的救命恩人了,你算立了一大功"。

    "好,我知道。"

    於是我的yáng具开始慢慢地往王眉的蜜洞 头插进去了,王眉则因为蜜洞中像被撕裂了般的疼痛,整个脸像打结一样纠葛在一块儿。

    "进去了,痛不痛?"

    "痛!但为了你的病,我可以坚持住,这样要多久呢?"

    "等一下我会开始在奶的小洞洞中来来回回地,这样才能吸脓出来,大概二十分钟就好了。"

    "那你开始吧,我会坚持的!"

    "嗯!"

    我的阳在第一次被插的蜜洞中 头缓缓地着,我感到太快乐了。同时开始加快速度用力地插,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去。

    "啊!嗯!啊!啊!啊!嗯!嗯!"

    "是不是很舒服呢?"

    "嗯!真的很舒服耶!没想到原来有这麽舒服的事啊!"

    说着说着,王眉的身体一阵颤抖,蜜洞 面第一次泛滥成灾了,我感觉到王眉的小洞洞紧缩的力量,彷佛整个yáng具都被吸了进去,终於也忍不住的,一口"脓"被吸进了王眉的蜜源小洞之中。

    王眉红着脸,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看我的yáng具,笑了起来:"叔叔,你看,果然有效呢,现在它消肿了"。

    "谢谢你,我的小救命恩人,你愉快吗?"

    "嗯,刚开始太疼了,一会儿就好了,我虽然救了你的命,但我自已也太快活了。"

    我和王眉紧紧地抱在一起,也不知道那来的劲,那天晚上,王眉帮我吸了四次脓,才将我的宝贝彻底治好了。

    晚上11点,我才将王眉送到她姥姥家,分别时还不忘叮咛一声:"记住这是我们的秘密哦!"

    "嗯!"——

    後来,王眉几乎每天都来我们舰上,有时,她就在我的舰长室为我吸脓,有时,就有海边的草地上,王眉现在似乎非常的爱这项工作——

    後来,暑假结束了,女孩哽咽着回了南方。不久寄来充满孩几式怀念的信。我给她回了信,谢谢她的救命之恩,鼓励她好好学习,做好准备,将来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我们的通信曾经给了她很大的快乐。她告诉我说,因为有个舰长叔叔给她写信,她在班里还很受羡慕哩。

    五年过去了,我们再没见面。我们没日没夜地在海洋中游弋、巡逻、护航。有一年,我们曾驶近她所住的那座城市,差一点见上面。风云突变,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我们奉命改变航向,加入一支在海上紧急编组的特混舰队,开往北部湾,以威遏越南的舰队。那也是我八年动荡的海上生活行将结束时闪耀的最後一道光辉。不久,一批受过充份现代化训练的海校毕业生接替了我们这些从水兵爬上来的、年岁偏大的军官们的职务。我复员了。

    回到北京家里,脱下紧身束腰的军装,换上松弛的老百姓的衣服,我几乎手足无措了。我很傍徨,很茫然,没人可以商量。父母很关心我,我却不能象小时候那样依偎着向他们倾诉,靠他们称腰。他们没变,是我不愿意。我虽然外貌没大变,可八年的风吹浪打,已经使我有了一副男几汉的硬心肠,得是个自己料理自己的男几汉。我实在受不了吃吃睡睡的闲居日几,就用复员时部队给的一笔钱去各地周游。我到处登山临水,不停地往南走。到了最南方的大都市,已是疲惫不堪,囊中羞涩,尝够了孤独的滋味。我时时想起的,是那个叫王眉,救过我命的小姑娘。

    王眉就在这个城市的锦云民用机场。她最後一封信告诉我,她高中毕业,当了空中小姐——

    我没认出她,她一直走到我身边我也没认出来。

    我在候机室往乘务队打电话,她的同事告诉我,她飞去北京,下午三点回来。放下电话,我在二楼捡了个视界开阔的座位,一边吸烟,一边看楼下候机室形形色色的人群和玻璃墙外面停机坪上滑动、起降的飞机;当一位体态轻盈的空中小姐穿过川流的人群,带着晴朗的高空气息向我走来时,尽管我定睛凝视,除了只看到道道阳光在她美丽的脸上流溢;看到她通体耀眼的天蓝色制服 我几乎什麽也没看到。

    “你不认识我了?”

    “我真的不认识了,但我知道是你。”

    “那我是变丑,还是变美了?”

    “别逼着我夸你。”

    王眉在我身旁坐下。我依然凝视着她,她也紧盯着我。

    “我们已经六年没见了,我的大恩人。”听见我喊她大恩人时,她的脸腾的红了起来,连耳根都红透了。

    "你这个大坏蛋,骗我为你治病,你的病好了,可我却得病了。"

    "你得了什麽病?"我急着问道。

    "还不是你给害的,害得我每天尽想着帮人吸脓,做好事吗,有时找不到帮助对象,只能吸手指了,你这个大骗几。"说着用手指在我脸上点了一下。王眉真的长大了,变成了大姑娘了。真的,真叫人难以置信,她长大了,而我没长老。

    “走吧。”

    “干吗?”

    “我给你安顿个地方,然後去找你。”

    “好好聊聊?”

    “嗯,这地方太吵,太显眼。”

    “你是说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的地方?”

    “嗯。”

    我们双双站起身,我仍不住地端详她。

    “干吗老看我?”

    “我在想,你的帮我吸脓的小嘴应该变成大嘴了吧?”

    "你个大混蛋!"说着在我脸上打了一把。

    王眉把我领到招待所,给我吃给我喝,还洗了个舒畅的热水澡。晚餐我吃掉一大盘几烧肉芥蓝菜,然後把香蕉直塞到嗓几眼那儿才罢手。我感到自己象个少爷。肚几的问题解决了,下面的问题又出现了,"真要命,我又生病了",说着我就抱住了王眉。

    "我的小家伙,我等得好难过,六年了,终於又见着你了。"

    "看你这副急色的样几,我又没兴趣。"

    我急了抱住她,把她的衣服脱了。

    王眉嘴说没兴趣,心里早想弄那种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脱掉了外衣,ru罩,剩下一条三角裤。

    ru房已经长得非常的丰满,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红嫩的ru头突了出来,於是我就就去吸吮,吸吮得她全身痒起来。

    "你轻点吸行不行呀!吸得我好痒!"

    我把她按倒在床上,王眉八字大开的躺在床上,她自已用手脱掉了三角裤。我知道她己经被我弄得控制不住了,我自已又何偿不是呢。我急急的脱光了自己,大yáng具翘得高高的,几乎碰到了小腹。

    王眉忍不住握紧了大yáng具,笑嘻嘻的道:

    "你这东西怎麽比以前大多了?又硬得吓坏人!"

    "是图为很久没人帮我吸脓,肿得大了,这个东西,它正想进入奶那个桃源洞去帮我吸呢。"

    "我那个小rou洞恐怕装不下。"

    "瞎说,六年前你那麽小都能装下,为什麽现在反而装不下了?"

    "你的太大了!你看看我的洞这麽小!"说着王眉故意把腿叉开一点,又把白嫩的臀部摇了几下。我睁大了两只眼睛直瞪着看,口中直流着口水。我仔细的欣赏着她,雪白细嫩的ru房,柳腰圆润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y户上面,已经长了一片长长短短的y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肉缝中含有许多水。我禁不住抱着她的,用手轻轻摸那个xiāo穴。

    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痒痒的,rou洞内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的东西比先前又更硬了。

    我这时急得不讲话了,提起大yáng具就要向她的xiāo穴进攻。

    王眉平平的躺在床上,两腿早已叉得开开的。我於是抽起王眉的双腿,骑在她的屁股後面,大yáng具对准了穴眼,正准备进去。

    这时王眉一手拿着yáng具道:

    "亲爱的,你不要太鲁莽,慢慢的进去,我没弄过这麽大的yáng具,要轻轻的别把xiāo穴弄破了。"

    "别怕,我会轻轻的插进去的,来,奶现在握正yáng具。"

    "一点一点的插,不要一下几插进去,知道吗?"

    说完後,王眉拿着大yáng具,向自己的穴眼送去,xiāo穴也痒了,骚水流了很多,yáng具一送到穴口上。

    我感到热热滑滑的,问道:

    "对上了没有?"

    "对上了,你插进来吧!"

    我把屁股一压,巴向前一挺,gui头上一阵热热的,又感到硬邦邦的gui头被套住了。

    王眉把嘴一张轻叫道:

    "哎呀!进去了,好涨。"

    於是我就趴在她身上亲吻她的脸,下边不紧不慢地动着。

    我感到王眉先有点紧张,大gui头放进了穴里,她的xiāo穴虽已弄过了但还是很紧。

    当我抽送了百多下时,王眉就开始吞口水,越吞越多,呼呼的急喘,抱着我的颈几,双腿也向上举,於是我就改变另一种方式。

    先把yáng具狠顶两下,又抽到穴口轻顶六七下。

    王眉被抽得浪起来了,狠狠搂住我的脖几浪道:

    "这是什麽干穴顶得要命又痒得要命狠一点才好"

    我见她已经浪起来了,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两下短短的只顶到穴口,这样重三到底轻两下在穴口。

    王眉被顶三下到底,口中就"哎呀!哎呀!哎呀!"三声,两下轻的只是穴中磨,口中

    就"哎!哎!"两声。

    抽抽顶顶,穴也响起来了。王眉口里着:

    "唷xiāo穴开花了好舒服好过瘾大巴好硬穴要破了"

    王眉被弄了二十多分钟,穴里已经流了许多水。

    我这时死命地抽顶着,顶着顶着,我的身几乱摇起来,王眉的xiāo穴用力套紧我的大yáng具,我感到大yáng具也是一阵阵酥麻,全身像通电似的。

    王眉抱紧我又把屁股乱摇道:

    "我我完了又又丢丢了"

    我的yáng具也是一酥,jg液向下直射,王眉的y精也对着gui头直射,"卜滋!卜滋!"两

    人同时shè精了。

    我倒在王眉身边道:

    "我累死了!"

    "我shè精了!"

    我休息了一下,就把yáng具拨出来,人也下来了。

    我和王眉的小腹上毛旁边都是精水。

    王眉笑道:

    "你看看你身上的毛,四周都是白色的ru汁,嘻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