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八、一朵解语花

    跑进西门里,再拐进花园小径,田棉放慢了脚步向花园深处走去。黄昏下,花园里静悄悄的,可见几株齐人高的灌木,这些灌木丛把绒绒的草坪勾勒得幽深诡秘,在草坪和灌木丛之间,蛩声叠彻,此起彼伏。其间,还掺杂着的一些丽色的花,诸如夹竹桃、鸡冠花、一串红、木槿、美人蕉、月季等等,这些花朵在黄昏里默然不语,似乎这一刻,它们已忘记了日间争奇斗妍的俗艳,只留有袅袅余香悄悄地流转其中。田棉随手摘下了一朵白色的月季,怔怔地放在鼻子底下闻着。好香啊。她叹道。总有一天她也会如同这枝白色月季一样,被人摘了去,不复曾经的美丽了。女人如花,花期如梦啊……

    

    丫头,你在花园里做什么呢。

    

    这是谁在说话?田棉抬起头循声望去,只见包装车间主任郑淑云正从食堂后边的林荫路上向这边走过来,由于她的身形又高又壮,再加上一副粗嗓子,时常会叫人误以为是一个男人。田棉望着她越来越近了,这才看出原来是“女强人”。于是就象条件反射一般,慌忙把手中的花儿藏到了身后。

    

    “你是三班的田棉?”

    

    “主任好。我是田棉……我,我在看花呢。”田棉结结巴巴的说。

    

    “看花?小丫头雅兴不小啊,你怎么到现在还不剪头发?”郑淑云没有注意到她手里的那朵月季,但却看到了她那一头长发。

    

    “嗯……主任,我……还没有得闲出去剪。我……”

    

    “丫头,你这不是睁大眼说瞎话吗?你有空闲在这里看花,没有空闲去剪头发?”郑淑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新来的包粉工必须要在七天之内剪短发,这是最后一天了吧,你打算拖延到什么时候?你是想让我亲自给你咔嚓了是不?”

    

    “不是的,主任……”田棉惶恐不已,心里边暗暗叹服,这个女强人果然厉害!“铜雀台”几乎天天进新人,她居然知道我已经来这里七天了。唉!

    

    “我……我就去剪……”田棉说着,从花园里出来,一径跑去了宿舍。郑淑云回头看时,人已不见踪影了,于是摇头笑了笑嘀咕道,这丫头,神经兮兮的……

    

    回到宿舍后,田棉意外地发现梅子、赵葱葱等人都在,贾明明看她进来了,忙问道“田棉,这大会儿子你去了哪里了?是谁找你的?”

    

    田棉呆了呆,望着她,想说什么,后又默然不语。

    

    梅子却接了腔,不咸不淡的说“明明你傻呀,除了帅哥找她,还能有谁?”

    

    “就是。人生得好到哪儿都吃香,田棉,你有这张脸到哪儿干不好,还和我们抢这碗劳碌饭,真替你可惜。”越葱葱接着说道。

    

    田棉只当没有听见,但那小脸已憋得发红,她望着贾明明,求助似的说“明明,我去剪头发。你陪我去好么?”

    

    贾明明看了看她,爽快地说道“那好,我带你去。”说着,便拿了钥匙,拖着田棉的手向门外走,刚出了门口,又停下来,回头向着屋里说道“你们这几个死妮子,牙磨得比稻刺还尖!小心哪天戳了自己一嘴的泡。”说罢,向田棉笑着挤了下眼睛。

    

    下了楼,从楼下的那一排车行里推出自行车,贾明明便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