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

    第28章

    ***********************************

    前言唉,为什么又回来了呢?今天绝望极了。

    写了几天的正规文,本来觉得不错,试着签约,失败了。

    心灰意冷的,又来到这里堕落了,我就有这种预感。

    我在这里的文章也不是那么受欢迎,没有那些支持率高的文章火。

    所以我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我的写作梦就这么毁了。

    泪奔啊啊啊啊!还是这里完结这篇文章吧,有始有终的。

    文章里主角性情大变,是和我有关系的,我今天心情不好,不要奇怪。

    另外肉戏能少则少,没意思,不就是么?大家自己想象吧。

    ***********************************

    我出门去,见二十来个村里的汉子拿着火把,抱着柴堆,这就要烧死我们,见我出来,外面人大喊道「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李玉凤被他们押住不放,我也心里没底,这么多人我能打的过么?李玉凤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怒吼一声「放开她!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众人凶神恶煞地,哪听我的呢?押着李玉凤就冲我过来了,一下子把我家的院子围的水泄不通的,我自从坠崖以后,胆量大起来了,横眉怒目的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两个人就要气狠狠地过来抓我。

    我的脚不听话了,突然感觉体内有一股无穷的力量在翻滚,一脚就踢在两人脸上,两人嘴里淌血,趴在地上嚎叫。

    带头的那个弯着腰,脸色惨白,就是被李玉凤踢坏了命根子的人,怒狠狠地大吼一声「臭婊子!」

    给了李玉凤一个巴掌,李玉凤被打的晕头转向的,倒在地上,可怜楚楚地看着我,然后恶狠狠地盯着那人。

    我「哈喝」的一声,一脚就踢在那人心口上,那人心口痉挛,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声就不动了,我像个怒目金刚一样怒吼着「敢打我嫂子,你活腻了!」

    李玉凤感动地看着我,泪流满面。

    几个人翻过那人叫了几声「八哥!」

    那人一声不吭的,有人试了试他的鼻息,没气了。

    「八哥死了!那小子杀了八哥!」

    汉子们惊恐地看着我,不敢上前来。

    李玉凤花容失色,叫道「逍遥,你杀人了?」

    我却是一点都不害怕,说道「谁敢再打我嫂子,我就让他死!」

    「快带电话给派出所,出人命了!」

    有几个人急慌慌地跑了,想着是给派出所打电话了。

    我走上前几部,那些留下的汉子都退开了,又胆小的就跑了,怕又被我打死。

    我扶起了李玉凤,李玉凤眼泪横飞地打着我的xiong口哭叫道「你怎么可以杀人呢?你要坐牢的,你要坐牢的!」

    我无所谓地说道「谁敢打你,我就让他死!」

    李玉凤看着我感动地呜呜哭了。

    剩下的十来个大汉,举着锄头就要向我砍过来,我把李玉凤拉到我的背后,那脚快得我都不敢相信,十脚踢中了十个大汉的肚子,大汉们手中的锄头一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不动了。

    我已经不像我了,竟然这么好的身手,李玉凤惊异地看着我,有些不敢认我了。

    我指着横七竖八的人只是吼了一声「滚!」

    十个人连滚带爬的就跑了。

    李玉凤咬着红唇,看着我,几多的害怕,几多的感动。

    我拉起她的手,李玉凤触电一样地俏脸一红,要抽出手,但是被我紧紧抓住,李玉凤干脆也不挣扎了,俏脸通红地看着我,那么含情脉脉。

    「嫂子!」

    我一声深情的呼唤,李玉凤不由得应了一声「嗯!」

    却是轻柔地抱住了我的腰,把脸埋在我怀里。

    我搂住她的娇躯,她的xiong前双峰软绵绵地在我怀里挤压着,闻到她那股成熟的熟女香味,我沉醉了,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不让你受别人欺负。」

    李玉凤点点头,俏脸酡红地抬头看着我说道「今天我终于可以说出来了,嫂子喜欢你。」

    我看着她轻启的朱唇,真是诱惑,不由得大手安在她那个令全村男人都心仪的美臀上,软绵绵的,翘凸凸的,低头就要吻上她的红唇,李玉凤嘤咛一声,推开我,有些颤抖地说道「不要,嫂子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我呵呵笑了,看他那副可人样儿,真恨不得现在就拔光她,得到她,但是她这么要保持我们之间的姐弟关系,我也不好意思了,拉着她的手就要进我们家。

    门口吵吵闹闹地又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就是族长,族长看看死在地上的八哥,用龙头拐杖指着我沉声说道「你杀了人,按我们村里的规矩,你该偿命。」

    「老不死的!你终于来了!这村子里就你一个人说了算么?这个孙子欺负我嫂子,他不该死么?你也该死了,活着浪费空气,死了还浪费土地,你早该灰飞烟灭了!」

    我冷冷地瞪着族长说道。

    「你!」

    族长哪听过别人这么咒他的,颤巍巍地吼了一声,「我们村子没你这样的畜生,把他押到青龙潭,扔进去!」

    来的人有四十个,村里的大人小孩们都来看热闹了,两个小伙子怯怯地向我走来,他们大概是见识了我的身手,不敢向前来。

    我冷冷地盯着他们,族长怒吼一声「抓起来!」

    人多力量大,十几个人过来了,我的脚又不听话了,十几个人仗着族长的势,有一个人竟然怀里掏出了一个八卦镜,对我一照。

    我顿时像烂泥一样软到在地上,族长冷冷说道「看看,他就是妖怪!他怕八卦镜!」

    我怎么会怕八卦镜呢,我也奇怪,李玉凤扶我都扶不起来,急的她挡在我身前说道「你们不要碰他!」

    「爹,你住手!」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是紫薇,和她丈夫一起走过来。

    「紫薇,你以前不听我的话,今天你的听我的,这个人是妖怪!」

    族长惊恐地看着我说。

    「什么妖怪啊?爹,他们母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不能让他们安生安生么?」

    紫薇怪嗔地说道。

    族长指着八哥的尸体说道「他杀了人,不是妖怪是什么?你不要管!」

    「这!」

    紫薇看看地上的八哥,愣愣地看着我说「逍遥,你怎么能杀人呢?」

    我嘿嘿笑了说道「他欺负我嫂子,这个王八蛋早该死了。」

    「你杀了人,你就该坐牢,我管不了了,我听他们说死了人了,还不相信你杀了人,没想到你真的杀人了?」

    村长启民不相信地看着我说。

    「爹爹杀人,我来偿命!」

    我家门口走出一个少女来,一身的兽皮裙,绝世容颜,有些哀伤地说。

    「女娲娘娘!」

    有人喊了一声,其他人都不敢相信女娲娘娘在我家里,也不想什么,老少爷们都跪倒一片,就连村长和紫薇也不由得膝盖不听话,跪在地上。

    只有族长瞪大眼睛看着那少女,是啊,是庙里的女娲娘娘,怎么会来到这里呢?还叫我爹爹。

    「你……你真的是女娲娘娘么?不可能!」

    族长颤巍巍地说。

    「风老!你守护我的庙宇,忠心耿耿,这个我知道,但是你勾结我大哥在贞节坊里草芥人命,我早就看不过眼了,今晚就是个了断,该抓的是你!」

    女娲冷冷地盯着族长。

    「你!你怎么知道的!」

    族长颤抖了,把眼睛瞪得快成了一个圆。

    「原来贞节坊里的人是女娲娘娘的大哥。」

    李玉凤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让他出来!到青龙潭边来,我有事和他说,几千年的恩怨,该了断了。」

    女娲说着,泪汪汪地看着我,说,「爹爹,你保重!」

    说罢快步向青龙潭走去。

    「女娲,你要干什么去?」

    我站起来追了两步,女娲已经消失在暮色中。

    村里人大呼小叫的说道「快保护女娲娘娘,青龙潭不能去!」

    说着老少爷们大呼小叫地就跟着女娲去了。

    我和李玉凤正在奇怪呢,族长闭上眼睛喃喃地说道「主人,你等的人出现了,在青龙潭。恩怨就此了结吧。」

    「哼!」

    暮色中那一声空愣愣的冷哼声让李玉凤心惊肉跳。

    「就是他,他还在呢?」

    李玉凤紧紧抓住我的手,紫薇看李玉凤和我亲昵的模样,不由得微微一笑,扶住快要跌倒的族长说「爹,女娲娘娘说的是真的么?」

    族长深深叹了一口气没说话,说道「走,去青龙潭!」

    李玉凤看族长一家子走了,问我「我们是不是也去啊?」

    我着急地说「走,女娲好像要出事了。」

    拉着李玉凤跑了一阵,李玉凤累的i 娇喘吁吁的弯着蛮腰,看我脸不红气不喘的,埋怨道「我跑不动了!」

    我急了,一下子把李玉凤抱起来,李玉凤婴宁一声,不由得搂住我的脖子,看着我俏脸更红了。

    我抱着李玉凤倒是跑得更快了,远远看见乡亲们开始大呼小叫哭喊着「女娲娘娘不能去啊!」

    李玉凤羞得马上挣扎要下来「放我下来,让别人看到多不好。」

    我笑说「你能跑了?」

    李玉凤蚊蚋一样地嗯一声点点头,我急忙朝前跑到了乡亲们前面,李玉凤娇哼一声怪我不管她了。也跟着我跑起来。

    我们跑到离青龙潭不远的地方,青龙潭边上站着一个兽皮少女,和一个黑斗篷的人,在暮色下显得有些诡异。

    乡亲们都跪倒了,大呼道「女娲娘娘,不能去啊,你走了,我们就没有护佑了。」

    女娲看着那黑斗篷的人说道「大哥,几千年了,你还是放不下么?」

    那黑斗篷的人仰天「哈」了一声,看着女娲说道「几千年了,我在等你。」

    我这才明白,那天晚上救秋香,那黑斗篷没有把我怎么样,那是因为,他就是太昊,女娲的大哥,按理说是我的儿子,他不忍杀我,就是还有父子情在呢。

    全村人对黑斗篷怕的要命,哭喊着说道「女娲娘娘,快离开那个人!」

    族长气喘吁吁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闭上眼睛说「终于要来了么?他们兄妹的恩怨终于要了结了么?」

    「你就是太昊?」

    我指着黑斗篷冷冷说道,「你得不到你妹妹,你就奸杀了村里那些无辜的寡妇,你还有脸活到现在?」

    「哈!」

    黑斗篷朝我怒吼一声,李玉凤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花容失色,其他村里人都吓得连连往后退。

    我站在最前面,黑斗篷指着我,手指是青灰色的,不像是个人,沉声说「你已经不是当年的父亲了,当年我欠父亲一个人情,那天晚上我本该杀了你,但是我没有,今天,我就要杀了你,才能得到我最心爱的女人!」

    说着黑斗篷猎猎鼓荡起来,那双手变成了尖利的爪子,就要扑过来。

    「大哥!」

    一声轻柔的呼唤,让黑斗篷怔住了,爪子停在离我不到一寸的地方。

    「大哥,你过来,其实,其实我一直爱的你是,你过来。」

    女娲哭着凄绝地说。

    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女娲的情话,黑斗篷不由的收了爪子,缓缓走到了女娲面前,看着女娲,流下两道血泪来,轻轻抚摸着女娲的脸。

    「大哥,我们的恩怨就在此刻了结吧。」

    女娲凄绝地说一声,紧紧拉住了黑斗篷的手。

    「不!」

    黑斗篷恐怖地吼了一声,被女娲拉着掉进了青龙潭,青龙潭里面任何东西进去,都会尸骨无存的,他明白。

    黑斗篷拼命挣扎着,但是两人都已经掉进去,渐渐青龙潭里面翻天覆地开始动起来,山石崩塌,像是地震了一声,乡亲们惊恐之余,哭喊着「女娲娘娘!」

    「女娲!」

    我流着泪水,李玉凤看我流泪水,自己也哭了起来。

    「结束了!结束了!」

    族长一脸的轻松,微笑着,缓缓地走向了青龙潭。

    「爹!」

    紫薇马上要追上去,可是地震一样的摇摆让她站不稳,倒在地上,旗袍翻起来,我在流泪中,看见她的内裤,ru白色的内裤,包裹着鼓鼓的私处。

    我没时间再好色了,呆呆地看着青龙潭,族长一步一步地走到青龙潭边上,手中的金龙头拐杖扬手一扔,正好扔在我面前,自己爬到了震动的青龙潭边上,一头栽进去。

    「爹!」

    紫薇哭喊着,被丈夫启明扶起来,同时流着泪水。

    族长掉进去以后,青龙潭缓缓地被山石填平了,终于恢复了平静,但是乡亲们都捶xiong顿足地哭喊着,有的仰天长号起来。

    女娲娘娘在她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唉!」

    我看看哭成泪人的紫薇,叹了一口气,坐在族长坐过的石头上,捡起了龙头拐杖。

    启明走过来,对我说「逍遥啊,本来族长的意思是把族长的位子传给你的,但是你杀了人,这龙头拐杖就还给我吧。」

    「你说什么?」

    我疑惑地看着村长启明。

    启明点点头说「村里有一个规矩,老族长死的时候,把拐杖往空中一扔,问天意,落在谁面前谁就是族长,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族长要烧死你,但是老天却要你当族长,可是你有人命官司啊。」

    「当族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