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分卷阅读36

    解释道。

    他一边走着一边向操纵着巨大的调教机器,把粗大的按摩木奉插向每一个奴隶后穴的调教师点头致意。

    青火转过头来对李云天说“这位也是绿级调教师,飞鸟。”

    李云天望过去,之间那是一个身形修长消瘦,面色苍白,目光十分冷酷的年轻男人。

    他皱了皱眉,“这么简单的活计也需要绿级的人干吗”

    没错,虽然三十个人的群调看起来挺壮观的,不过这里面的技术含量可没有多少。

    青火苦笑一下,“李先生好眼光,这种初级调教的确不需要绿级来做,一般都是橙级或者黄级,不过这是飞鸟的爱好”

    李云天不置可否,目光转到下一处。

    在这里的奴隶们四肢大张的被固定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火”字。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布满了一道道红痕,很显然是在被鞭打。

    青火指着那个拿着鞭子的年轻人,“像那位,就是一个橙级。毕竟在这间屋子里奴隶只是初步加工,粗略的弄弄就行了。”

    李云天点点头,“这位的鞭技的确有点差劲。”

    再往前走去,李云天又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调教方法,不管是把人绑起来吊在空中,或者用蜡烛滴在敏感部位,还是脖子戴上狗链,身后摇着尾巴从地上爬行,很显然经过这一系列的调教之后,还能保持住自己本性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穿过房间之后,青火说“在刚刚的房间,如果完成了全部的调教过程,那么一个流水线奴隶就可以上架销售了。不过显然,品质优良的奴隶当然不能被这么对待。数目广大的流水线奴隶只能给我们源源不绝的资金支持,而想要提升口碑,打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