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陷阱)

    作者ant19902016年7月13日字数11000

    第五章 陷阱

    「唉,建明,好久不见啊,最近在哪里发财啊」

    「王局,您说笑了,都是小本生意,不足挂齿」

    「我说林兄啊,我说你这发了财了就忘了我们这批老伙计了啊」

    「哎哟,赵处,我哪敢啊」

    「不行不行,今天陈少组的局,建明怎么说你也得多喝几杯啊」

    「行行行,孙厅,都听您的」

    天仙楼二楼的雅居阁宴会厅里此刻已经围着餐桌坐了好几个中年男子,今晚这家酒楼的老板得知副市长的公子将在此举办私人宴会,也是提早将包厢装饰一新,气派的大理石饰面和美式的铜管吊顶大灯无不彰显着豪华与质感,此刻包厢里落座的也大多是在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带着金边眼镜看似斯文的是税务局的王局长,在他旁边的是本市公安局经侦处的赵处长,而这位一直带着略显猥琐笑容的发福胖子则是省工商局的孙厅长。

    林建明和这三位也勉强算是熟悉,前几年这几位还没当上领导时自己也因为生意或多或少打过交道,不过现如今看起来很明显这几位的升迁无疑得到了陈波父亲的背后帮助,今天他们的到来让自己也颇感意外,不知道陈波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说陈少怎么还不来,该不会又趴在哪个小姑娘肚子上下不来了吧哈哈哈」

    当了大官的孙厅长说话还是不拘小节,这一句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林建明倒是红了红脸,回头看了看正坐在包厢沙发上正看着杂志的妻子,也不知道这种粗话她有没有听见。

    其实不只是林建明,包厢里的其他三人也时不时的往沙发那边瞟,早就听说这姓林的有个美的不像话的老婆,今天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了,穿着一身紧身白色低胸薄衫的梦若,此刻可以明显的看见深深白皙的乳沟随着坐姿的摆动而轻移,大片雪白的胸脯嫩肉暴露了出来。

    由于身材的过于凹凸有致,使薄衫形成了紧身的效果,坐姿使得褐色及膝紧身一步裙的下摆向上收起,露出一节包裹着肤色透明丝袜的浑圆丰嫩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让人真忍不住想冲上去摸摸,褐色的10高跟鞋外露出鼓鼓嫩嫩的脚背,细腻的肌肤上透过丝袜可以清晰的看见若隐若现的血管,粉嫩光滑的脚面在肉丝的笼罩下更显柔润异常。

    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

    再加上美艳惊人的圆脸透出一股高贵雍容的气息,这让几个中年男人不禁想入非非,此等美妇若是能为自己所有,该是如何的人生幸事。

    「你个孙胖子又在说我坏话!」

    此刻进门的正是陈波,没有理会迎上来迎上来的林建明,倒是远远对着放下杂志刚站起身的梦若说到「老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林建明讪讪的抽回自己被忽视的手,转身拉着自己美丽的妻子说「梦若,他就是是我们的大学同学陈波,还记得吧」

    梦若怎么会不记得这个大学追了自己四年的男人呢,只不过当时自己芳心早已许给林建明,毕业后早早结婚的她也逐渐忘记了陈波的这段记忆,此刻经老公一提,才稍稍的回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

    「陈波你好,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哈哈,做点小生意溷口饭吃而已,瞎溷日子,你还好吗」

    看着眼前艳丽绝伦的梦若,说话声音都变了,此时饶是见惯大场面的陈波也不禁感觉自己下腹一团火热,激动不已。

    出生富贵的陈波有过很多女人,对他来说,女人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味剂,既然不是主菜,所以他从不会为女人费神,但是对于自己多年来的女神梦若从看见她的第一眼他的感觉就很确定,他想要她,他想要彻底的占有她。

    多年来因为林建明以及他的家庭背景自己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林建明当初背后耍阴谋诡计报得美人归,今天有把柄在我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唉我说陈少,别站着啦,哥几个等的都饿了,赶紧坐下边吃边说」

    旁边的几位也不愧是官场老手,一下看出陈波对梦若异常的态度,琢磨了一下,似乎也大致猜出今天让自己赴宴的真实原因了。

    「承蒙几位领导厚爱,我来的迟了,这杯酒我就先干为敬」

    刚刚在主桌落座的陈波倒也爽快,半杯白酒也是一饮而尽。

    众人见陈少都如此放开,也自然是开怀畅饮起来。

    跟在陈波后进来毛老板落座后没急着喝酒,此刻暗暗从包中拿出瓶吉拉罐状的瓶子递给陈波,貌似是饮料。

    「梦若,我知道你不能喝白酒,这是我专门为你买的进口果味酒,度数不高,你尝尝」

    梦若接过一看,彩色的外包装上印着「fourloko」

    的英文字母,也没多想,拧开瓶盖,微笑着对陈波说「老同学,多年未见,我敬你」。

    入口也只觉得有点像碳酸饮料般的刺激而已,似乎确实没什么度数,于是也就放心起来,心想这个陈波对人还是那么周到有礼。

    被冷落在旁的林建明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味,但又说不上来,从进门开始陈波就有意冷落自己,对自己老婆又超乎寻常的热情,转念一想,事情也过去那么多年了,大学里年少轻狂,自己为了得到梦若是做了一些不太仗义的事把陈波得罪了,从此两人也形同陌路,加上父亲之间的政治角力,生意上两人也是针锋相对,不过现在形势已经不同,当初势均力敌的状况已经消失了,自己虽然不能说是失败者,但是此刻自己有求与人却是不争的事实,就说眼前坐着的这些人,看似与自己也客气,但心理清楚这实际上也代表着生疏。

    咬了咬牙,端着酒杯对陈波说「陈少,以前多有得罪,今天我林某自罚三杯向您道歉」

    「唉,建明,哪的话,今天我让大家聚在一起,其实就是想帮帮你我这个老同学啊」

    陈波澹然的看着林建明,还特意加重了「老同学」

    三个字。

    「其实你公司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陈波很聪明,一句我们都知道了,等于告诉林建明你背后做的事我全都清楚,而且我也告诉了我这几个「正好」

    负责管辖你这些事情的头头脑脑,林建明此时背后也是一阵寒气,这几个税务工商经侦的领导要是知道了自己在公司的事要抓自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光是私自挪用巨额公款就足够自己蹲一辈子监狱了,不过多年的商海沉浮也没有让他慌乱,既然陈波肯把自己和这几个头头叫来吃饭而不是举报自己,肯定说明一切事情还有的谈。

    梦若在一旁有些惊讶,一是不知道老公的公司似乎出了很大的问题,二是不知道陈波现在地位这么高,这几个领导在市里也是有头有脸的,平时只能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自己作为普通的教师更是还从没和这些大官打过交道,但这些人对陈波确是有意的讨好巴结之相,而陈波似乎也很坦然接受,虽然她的社会经验并不丰富,不过此刻她也多少能看出来陈波的来者不善,看来这顿饭并不是自己认为的老同学寒暄重聚的同学会啊。

    陈波看着林建明身旁微微皱眉的梦若,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气清新。

    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让人无法转移自己的视线。

    隔着半个餐桌也能感觉到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峰微微颤抖,深深的乳沟让陈波不禁幻想用自己巨龙被这对夹住会是什么感觉,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柔软玉臂,还有被餐桌挡住的、穿着薄如蚕翼般的肤色包臀丝袜的修长美腿,只感觉自己的下体越来越膨胀。

    「老同学,我也实不相瞒,你这个事啊我也听毛老板说起过,确实很不好办啊」

    陈波富有深意的看了毛老板一眼说道。

    「是是是,林老板,真不是我不还你钱,这市政工程你也是知道的,时间紧,任务重,现在人工成本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又是为了年底的国际性会议专门建造的景观工程,这样的政治任务要是有什么差错那可是有国际影响的,到时候真的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担待不起啊」

    老毛就和背书似的,磕磕绊绊的对着林建明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

    林建明心理暗暗骂道,但是这番明显不是毛老板这个大老粗能说出来的话让他也无力反驳,是啊,再大的事能比政府的事大?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政府的面子重要?「这1800的亏空万可不是小数目啊,建明啊,你公司那边准备怎么交代呢,听说几个董事还不知道这件事吧,而且毛老板的难处也知道了,这次的市政项目确实事关重大,市委刚刚开会了,说要不惜一切代价,集中一切资源保质保量完成。我看这投进去的钱毛老板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拿不出来了,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呢」

    「这……陈少,看在当年同窗的份上还请你多帮帮忙啊,我……我……真的……唉。」

    被人抓住把柄的林建明此时彻底崩溃,陈波当众揭了自己的老底,现在自己只能低声下气的向陈波求助了。

    1800万?坐在一旁的梦若也惊呆了,担忧的看着坐在身边沮丧无助的老公,「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知道这顿饭意义的梦若气呼呼的喝了一大口fourloko只觉得略微有些麻麻的感觉涌上脑来。

    「哈哈,好说好说,谁还没有个难呢?今天我把你们夫妻俩找来一是叙旧,二是在你这样的情况我作为你的好同学好朋友当然是义不容辞,梦若,你说是吧!」

    此刻因为生气俏脸微红的梦若的回答到「陈波,虽然我不知道建明出了什么事,但是我想此刻也只有你有能力帮助他了,我代表建明代表我全家感谢你」

    说完就拿手中的fourloko对着陈波举了举,然后一饮而尽。

    「好气魄!」

    看着因为喝太快被呛到的梦若,酥胸上下的起伏,白嫩的乳沟彷佛唾手可得,不仅仅是陈波,在场的所有男人此刻都感觉眼睛不够用了。

    只希望这诱人的白嫩能离自己近点,更近点,要是能让自己抚摸下那就更好了。

    「建明,我也和你说句实话,你们公司有股东已经到相关部门检举你了,材料真是一大堆啊,对吧赵处」

    陈波笑着对林建明说,这种当着女神面当众奚落宿敌的感觉太棒了,关键是他还不能当众发火,否则自己必然让他死的更惨。

    「波子,我也就是为了多赚点钱啊,唉,真的是只是一时贪念。」

    平时自持酒量不错的林建明举杯向在场的各位致意,随后一饮而尽。

    其实此刻林建明已经出于半喝醉的状态,因为一直处于紧张情绪中,喝了一斤不到的他已经感觉头昏脑胀,甚至叫出了大学时候陈波的外号。

    在一旁的梦若此刻更是心情复杂,她还没有弄明白老公的公司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丈夫已经喝成这样,心疼的在桌底下悄悄的握了握丈夫的手,希望他能喝慢点。

    林建明倒是没注意到美丽妻子温柔体贴的举动,继续语无伦次的说着「波子,我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今天你能请我来吃饭我真的……非常……嗯……波子……你……你。请求你帮我想想办法」

    「办法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建明兄你愿不愿意了,因为会有点麻烦。」

    陈波故作高深的说道。

    「波子你说,不管什么方法我一定能行」

    「嗯,建明,现在的情况就是,你现在名下的所有银行账户其实已经被公安部门监控了,其实哪怕毛老板把钱还你,只要过了你的手,你都会被逮捕」

    梦若听到这句话双眉一皱,紧张的挺直了身子,胸前的美乳更显得娇俏挺拔了。

    陈波神色一亮,继续说道「而且不只是你,你的所有直系亲属的帐号都已经被监控,只要钱打到这里面任何人的账户,你都逃不了干系」

    「那该怎么办呢」

    梦若着急的问道,她已经摸清了事情的大概,自己的老公挪用公司公款在外接私活想捞笔外快,现在活干完了但是钱收不回来,公司的账户出现这么大的亏空,这些钱自己家怎么可能抵得上。

    这可如何是好。

    「很简单,你们可以通过伯父的关系试试看找一个海外离境账户,我呢就多想想办法借你们1500万,剩下你们自己解决,然后争取在月底之前把钱转回公司账目,公安这边等你们把钱还回去后,赵处长自然会处理好后续」

    「我这边没问题,林兄,你就放心,林区长以前也多有关照我,几封举报信我还是处理的了的,只不过你们得尽快把钱还回账上啊」

    「我这边也想想办法,找几个企业家看你凑凑钱好赶紧还上」

    一脸猥琐的孙厅长满脸堆笑的对着林建明说道。

    眼神还不忘瞟一下身边俏生生的美妇。

    「这……我林……林某感谢各位兄弟们的帮助了……我干。干了……你们……随。随意……」

    林建明说完对着几位满脸笑容的男子又干了满满一杯白酒。

    然后就闭着眼睛仰躺在椅子上了。

    「波子,你放心,我回去马上就去找老爷子办这件事。给我3天时间」

    「好,建明,3天后,我就把1000万打到你账户上」

    来,咱哥俩再喝一杯……「干!」,「干!」

    没过一会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林建明被毛老板搀扶着躺到了包间的沙发上「波子,继续,我没醉,接着喝」

    林建明挥舞着手臂大声说着,陈波没有理他,对还在座位上若有所思的梦若说到「梦若,你看建明已经这样了,你们也都喝了酒,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喊人把你们送回去」

    「也好,时候也不早了,今天谢谢你的招待,也谢谢你对建明和我们家的帮助」

    梦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自己虽然喝的是果汁酒,但是此刻却也觉得脑袋沉沉的,意识好像也不是很清醒,看眼前的陈波的脸似乎都重样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感觉好想睡觉。

    「老毛,把林老板送回家。」

    「梦若,你还好吧,这样,你看建明这个样子了,估计等会要吐的到处都是,我让老毛照顾他下,你坐我司机的车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