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结

    言沐在这边站着看了一会儿,看不太清楚,就见阮系源朝她招了招手,言沐疑惑了一下走过去,他的神情虽然并没有生气的模样,可也没有宴会上的轻松闲适,只微微皱着眉,双手叉在腰上,像是蒙上了一层纱似的有些虚无。

    “系源……怎么了……”言沐过去,又看了看那个男人,并不认识,挺普通的一个城市白领。

    “阮少夫人,你好……”男人朝他伸出手,言沐轻轻握了握,听他道“我是代表荣信国际出席贵公子小姐的生日宴会……”

    “你好。”言沐轻轻点了点头。

    男人很有分寸,举止也很得体,朝他打了招呼后又继续看着阮系源,动作神情都大气坦荡,言沐对他的好感一下多了很多,他把一把钥匙交到阮系源手上。“阮先生,阮少夫人,我和尔岚是很好的朋友,几年前的事我很遗憾,我很怀念这个朋友,前几天我在收拾旧房子的时候,发现尔岚出国之前,曾把一些旧东西放在我那儿,我整理了一下,很多东西都是关于你的,尔岚对你的感情,我不想做什么评价,因为我明白,这是强求没有用的,所以这些东西,我把他们收好,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这是钥匙……如果你要去看看,就用这把钥匙打开,如果你觉得没有必要,就把这把钥匙丢掉……无论怎么样,这是你和尔岚的回忆,我尊重你的选择。”

    男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姿态潇洒,言沐转身去看阮系源,却见他手捏着钥匙,望着遥远的前方,神情,有些寂寞……

    “沐沐,沐沐,在这儿啊……你的宝贝儿子,天都要哭下来了,还有你的宝贝女儿,心有灵犀似的……”小兰抱着一个孩子气都快跑岔了。“快跟我去看看……”

    言沐也顾不上阮系源了,因为无论他做什么决定,她都尊重他,也尊重尔岚。

    累了一天,晚上回家时言沐就觉得挺疲倦,去泡了会澡,照例去婴儿房看孩子,推开门,阮系源正坐在小床边,两个孩子躺在床上,手脚乱动,咿咿呀呀的轻吼着,他凝神看着他们,嘴角的笑容温和……眼睛里,除了孩子和爱,似乎再没有其余的任何杂质……

    就算他去见了尔岚,又怎么样呢,言沐忽然想开了,过去的已经过去,只要他的心里不再挂念,只要他的心里不再为过去遗憾,那些所谓的旧物,那些所谓的回忆,其实根本不足一提。

    言沐倚在门边,嘴就微微勾了起来,阮系源回头看见她了,朝她招了招手,言沐过去被他抱在怀里,他的唇靠在她耳边。

    “沐沐,看着他们一点一点长大,我们一点一点老去,悲观的想,我们在慢慢的接近的死亡,可是,我似乎并不觉得那有什么可怕……我想,那是因为我的身边,始终有你的原因……”

    她靠在他的肩上,屋内的灯光很柔,衬得宝宝的笑容有,分外的灿烂,宝宝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咯咯的就笑了出来,口水涎了一脸,阮系源瞪她,她越发开心起来……手舞足蹈的……

    言沐把她抱起来,柔软的小脸贴在她身上,像块锦锻似的,言沐吻了吻她的脸颊,她又笑,不知世间哀愁,不知人间烦恼,那么干净,那么纯粹的笑容……

    “系源,那把钥匙呢?”她偏过头问他。

    “沐沐……”他淡淡的开口。“其实我对尔岚,心里一直存在愧疚,因为她为我付出的,是我没办法偿还和补偿的,没有婚姻,没有对不起,就连她的人,也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小伟的出现,才会在我心里那么大的波澜,可是这么多风风雨雨……今天我站在草坪上看着远方,才发现,我的心早就已经平静了下来,我想,我真的已经把尔岚放下来了……”

    “谢谢……系源。”言沐凑上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那么,我们还是去银行看看吧……”

    “为什么……”这下轮到阮系源有些不解了。“还有必要去吗,让这尘封在那个角落不好吗?”

    “其实也不是不好。”言沐垂下眼睑,视线停在两人交握的手上,粗细的指头,一暖一热,男人和女人,爱着和被爱,天上的尔岚,肯定也希望这只手,能打开那个保险柜,看一看他们过去的回忆。“我想,这是尔岚的心愿。”

    他略略想了想。“好吧……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我相信你。”言沐笑笑,反身抱住他。“但我也很乐意陪你一起去。”她抬起头,笑靥如花。

    他俯身吻住她的唇,笑意在眉眼间交融。

    说明来意之后,银行经理为他们打开了那个保险箱,其实里面的东西并不太多,只有一叠照片,几封信,还有一本日记。

    拿回东西那天晚上,阮系源一个人在书房呆了很久,照片里是他和尔岚去过的一些地方,照片的女子,仿佛在用生命展示她的幸福和快乐……那些信,阮系源打开,一封封尔岚走之前写给他的,可是,最终都没有寄出给他,其实信里的内容没有他想像中的悲伤,那些乐观的语句,积极的鼓励,阮系源恍惚觉得,那个被抛弃的人是他,尔岚,为什么没有碰到一个好的人给她幸福,于是灰飞烟灭,生命只能成为遗憾。

    那个日记本,他一页一页的看完了,那些美好的回忆,像是拍摄的电影一般重新放映在他眼前,阮系源嘴角微微笑起来,之后,锁上日记本,放回那个纸箱里。

    脑中只有尔岚的一段话分外的明了。

    “我在想,系源现在是什么心情呢……”阮系源一边回房一边默念着那段话,脑中渐渐浮出台灯下,一个女子在分手那天晚上,执笔写下最真实的心情,略白的灯光让她的身体周围染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孤单却不寂寞,她能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像是叮咚的泉水一般干净动听。“他有没有想我,我没有因为愧对我而略略不开心,其实我想对他说,这些都没有必要,我爱他,用心的爱过。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样的感情最好,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圆满,是爱情最华丽的谢幕。可是这世间的遗憾太多,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人活着,经历了职场,经历了失恋,经历了失去亲人的悲痛,爱别离之中的爱情,七分之一之中,又占了几分之几,相逢是缘,相爱是缘,相守是缘,缘尽了,平淡的离开,一段感情的终结,何尝不是另一段感情的开始,系源太执恋,所以他的爱情,注定求不得,注定痛苦,而我,不想让自己那么痛苦,所以我会衷心的祝他幸福……也会期待我的幸福……系源,不知这个时间在这个城市哪个角落的你,可曾听到我心底的声音,我爱你,所以,祝你幸福,也祝我自己,幸福……”

    他急切的推开房门,言沐正在整理床铺,还有些圆润的身体,那嘴角的笑容,眼中温和的光芒,都是他的幸福所在,阮系源关上门,几步过去把她抱在怀里……

    “沐沐……”他低低的喃。“我看过了尔岚的日记,那个女子留下的东西教会了我多道理,尔岚曾说过,其实我的情商很低,我想是的,所以我得经历这么多痛苦才能得到幸福,沐沐……这一刻,我可以握住你的手,我们可以执手相看,我想,这些痛苦都是值得的,那些相片,那些日记,终于可以让我再无遗憾……那个女子的笑颜,那个名字,在我往后想起的时候,终于可以不再心存心疚……”

    “系源……”言沐轻轻抱着他。“我们去美国看看尔岚吧。”她抬起头来,轻声道“她在一个陌生的国度躺了那么久,她一定很想有人去看看她,她也一定很想你亲自对她说‘尔岚,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也会告诉她‘我会照顾你,不管未来还有多少的风雨,我们一起走过,一起走向岁月的尽头’。”

    出国的事安排在一个星期之后,言沐陪系源一起过去,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小家伙,所以,原本五天的计划被压缩成了三天,这样,他们在美国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好在,这次行程并不具备太喜庆的意义,所以,并不有太大的争执。

    十几个小时飞行之后,阮系源和言沐到了洛杉矶国际机场,早有阮氏分公司的人在外等候,下飞机之前,阮系源看了一眼抱在怀里的盒子,然后紧紧的握住了言沐的手。言沐微微笑了笑,走之前阮系源决定将东西交还给尔岚,让这些过去的回忆将和尔岚的灵魂一起长埋地下。

    在酒店休息了一晚,言沐和系源第二天早上去尔岚的墓地,出门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雨不大,牛毛似的,拂在人身上却有一阵轻浅的凉意,尔岚生前很喜欢花,尤其是天香百合,阮系源想了想,他却只送过尔岚玫瑰。

    先开车去了花店,包了一大把百合,路上车速并不快,天空似乎也配着人的心情,雨下得大了些,车子停在墓地外面,阮系源和言沐下了车,这个墓地依山而建,尔岚的墓地在半山腰……

    沿着台阶一级一级上去,雨滴滴在伞面,然后滑下,最后在伞沿停留片刻,坠到地上,溅出细小的水珠……

    浅灰石的台阶似乎没有个尽头,这些泛着冷意的石头,见证过多少人悲痛的心情,又见证了多少人的思念,水滴滴在上面,那些冷意,是否让这些石头也越来越硬,阮系源握着言沐的手紧了紧,暖意从掌心散开,他们相似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照片上的女子还保持着最美的笑容,死亡似乎没能让她忧伤,那轻浅的酒窝,在他记忆深处一次一次出现,以后或许还会出现,却再不会带着悲伤的心情,言沐把手上的花放在墓前,对着那个豁达的女人深深鞠了一躬……

    “尔岚,谢谢……”

    他们都知道谢谢两个字代表什么,阮系源在言沐额头吻了一下,松开伞,拿起刚才带上来的小铲子,一下一下,泥土翻开,他把那个装满回忆的盒子放进小坑里,再用那些泥土把它们掩埋。

    “尔岚……”阮系源站在墓前,照片的女子仍然对着他微笑,像以前的无数个日子一般微笑。“千言万语,还是只有两个字,谢谢……我和言沐,都谢谢你……”

    雨渐渐的小了下来,阮系源和言沐转身,从这个位置看出去,可以看到广阔的风景,沿着那些风景再往外看,便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天空,此时,在那个尽头的地方,乌云散去,金色的阳光穿透了云层……

    言沐和阮系源看着彼此,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回程的飞机是第二天下午的,心里包袱被丢掉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言沐以前来过美国,却没来过洛杉矶,在阮系源的带领下,疯了好几个小时,洗完澡出来时已经是半夜了,阮系源正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可是那神情,分明有些心不在焉,言沐在镜子里就能看见他偷偷瞧她的眼神……

    也是,从怀孕到现在,他也憋了快了一年了……如果没瞧她,她怕是真要担心了……

    言沐装做没看见……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浴袍散开了些,xiong部的那一片风光全装了镜子里……便看见阮系源拿在手里的遥控板……掉了……

    激情渐渐升起……到之后,再缓慢的降下……

    很累,可睡着之前,言沐突然响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她摇醒阮系源,阮系源有些不悦。“怎么了,老婆……”

    言沐才不管他呢,只摇着他的脑袋问“依芳说这文快完了,读者们还不知道这文为什么叫制服诱惑呢……”

    “那你就告诉她们呗……”

    “可是……”言沐懊恼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呀……”

    阮系源清醒了些,抱着亲亲老婆低声道“其实,最开始的诱惑,是这样的……”

    结局下

    阮系源记得言沐十五岁的时候还像难民似的,瘦不拉叽没一点肉,又不知道打扮,顶着个学生头,一副清汤挂面的模样,这个样子的女生,实在是很难引起一个男人的注意,更何况,那时贴到他身上来的各色美女已经像冬天的下疯了的雪花似的,就差把他埋骨床上了。

    他那时已经大三,早过了青春期好惹是生非的年龄,学校、阮氏集团、还有自个儿玩票弄的一家小公司,他整天忙得团团转,回家的时间已经很少,再加上言沐那怯弱又没用的性子,一见到他,完全就是一只老鼠见到猫似的,躲都来不急,更别说举起爪子去抓他了,所以对这个名义上的妹妹,也从最初的找碴变为了忽视。

    人长大了,自然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任性胡为,所以说讨厌言沐,倒也不至于,但说喜欢吧,又谈不上,他刚上大学那会儿,也曾想过试试做一个好哥哥,可是他和言沐一聊天,言沐就站得直直的,双手放在两侧,抬头挺xiong,像是个小兵一样,可偏偏眼神却东张西望,不看他就罢了,还不断的瞧楼上卧室,他知道,言沐怕他,想跑,所以一次两次之后,阮系源也懒得尝试了,后来忙起来之后,更就把这个沉默的妹妹忘在了脑后。

    日子这样相安无事,阮系源在学校混得风声水起,大三的时候他在学校外面买了房子,平时一个星期,在家住的日子几乎只有周末的两晚上,有时候忙起来,周末也不回来,阮妈妈有时还会感慨,儿子大了就长了翅膀,见阮系源还得像见国家特首似的预约。每次阮妈妈这么说,言沐也只是嗯嗯的接话,她不想见他,一点也不想,她甚至想过初中毕业,就考一个寄宿的高中,那样就可以离他远远的了。

    直到那一天,也快学期末了,学校组织文艺晚会,言沐抽签抽中了一个节目,学校还邀请了很多家长,阮妈妈早知道这件事,也答应要去捧言沐的场,可日子临近一看行程,才发现糟了,冲突了,去不了了。

    阮系源接到阮妈妈的电话,阮妈妈简单交待了一下前因后果,让阮系源这个做哥哥的勿必出席。

    阮系源才不想去参加这些破小孩的什么文艺晚会,无聊死了,可他没答应,阮妈妈一天一个电话的打给他,阮系源烦不胜烦,气闷的答应了,他就不相信,言沐那丫头能演出什么好节目来,瞧她那模样,看着人不知道会不会脸红。

    那天晚上他有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