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在被虐待中疯狂的淫母

    1

    从浴室走出来时,电话铃响起。

    雅也看一下表,刚好十点正。

    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午间刚夺取由香的处女,或许优子以母亲的第六感发觉女儿异常,也或许优子又想做日前那种事情而打电话来。

    雅也拿起电话。

    「是仓石老师吗?我是白木,谢谢你照顾女儿由香。」

    雅也吓了一跳,一时之间无以对,因为白木不曾打过电话给他。

    难道发现优子的事┅还是由香的事┅?

    刹那间,脑海里出现比刚才更坏的预感。

    「啊┅那里┅」

    「我找你有事情商量,而且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所以这件事不要让我老婆知道。最好是明天能见面,方便吗?」

    雅也明天是和优子有约,心里感到不安,说∶「可以的┅但是什麽事呢?」

    「那个等见面再谈吧。明天下午一点,在?旅馆的咖啡厅见面好吗?」

    白木不让雅也问下去。雅也因为有优子的事情,不由得结结巴巴的回答∶「好的┅」

    「那麽,我在那里等你。」

    白木说完便挂电话。

    不让优子知道的男人之间的秘密是什麽呢?雅也找不到答案,心里一直感到不安。

    白木在?旅馆的咖啡厅等待时,仓石雅也在约定的一点正出现。可能为优子的事感到内疚,带着紧张的表情来到白木的面前一鞠躬後坐下。

    仓石向女服务生要咖啡。女服务生离去後,不安的问道∶「究竟什麽事呢?」

    「等送来咖啡再说吧。」白木慎重其事的说。

    就是这个男人和优子┅

    想到这里,由於对仓石的嫉妒,白木想到尽量让这个年轻人在不安的心情中多磨一会儿,於是开始默默的吸烟。

    不会吸烟的仓石感到坐立不安,也没有说话。

    不过,在白木对仓石的心情里,已经没有愤怒或恨意,只剩下嫉妒而已。

    不久,女服务生送来咖啡。

    白木待仓石拿起咖啡杯准备喝时,开口道∶「你和优子是什麽时候开始的?」

    突然间内疚的根源,仓石呛到了,露出狼狈的表情把咖啡杯放回茶盘上。

    「你在说什麽呢?」

    含石装出听不懂的样子,但不敢正视白木。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想和你坦白的谈一谈。」

    白木从口袋里拿出信封,从里面拿出三张照片放在桌子上。

    一张是优子进入仓石的住处,其馀两张是在情侣吃茶店,优子身穿性感的内衣,双手铐在背後,背对仓石坐在腿上,以及优子跪在仓石面前的照片。

    仓石看到後,如变色龙般脸色突变,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对不起┅」

    「究竟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大约半个月前┅太太好像知道你有外遇┅」

    仓石说完,惶恐的低下头。

    「果然是如此。」

    白木露出苦笑说∶「过去优子发觉我有外遇就会一直追问,唯有这一次没有这样做。我感到奇怪,请私家侦探调查。当时还想优子绝对不会的,私家侦探的报告是四天前送来的,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冲击,除优子有外遇之外,对象是年纪差很多,而且是女儿的家庭老师,再加上看到这种照片,我几乎要昏过去。」

    白木说到这儿,点燃香烟,向坐立不安的仓石瞄一眼,继续说∶「开始时认为不能原谅你,优子也一样,可是我也有一部份责任。不是为我自己辩护,我本来就对男女关系比较随和,想来想去,对你和优子只剩下嫉妒,已经没有愤怒和怨恨。这样嫉妒後,又对你们的感到兴趣。你好像有虐待狂的兴趣。」

    「这┅是┅」仓石垂下头说。

    白木拿起在情侣吃茶店拍的照片,说∶「说实话,这个照片给我很大的打击。私家侦探伪装情侣跟踪,才能进去拍照。不过,优子会做到这种程度,即使看了照片,也无法立刻相信。优子真的有这样的被虐待素质吗?」

    「我想┅是有的┅」

    「是这样吗?大概是吧。正因为如此,才会陷入和你的游戏之中。」

    白木说到这儿,停一下,探出身体继续说∶「你和优子的事我不追究,但是得拜你一件事。」

    白木把事情的内容说出来时,仓石露出惊讶和困惑的表情。

    「那样做,你太太那边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以後的事交给我就行了,你答应了吧。」

    仓石不得不点头。

    2

    白木的心跳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