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艳女军团(一)琴女淫凤

    书承上一回任天乐期待已久的门铃终于响起,打开房门一看任天乐感到自己置身于五彩花丛中。

    粉红的性感女郎是艳女雯,她扎着一个马尾穿着粉红色的圆领t 裇加刚裹到臀部的性感短裙,清纯中带着种种妩媚的性感;纯白色的性感大美女身穿着纯白色迷你小背心运动休闲超短裙,让人感到她的率真与娇艳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蓝白交间的校服大美女披着长长的秀发,敞领着鼓鼓上衣的巨峰和短及臀部美肉的校裙,一弯腰一举手都让人无限遐想着她的制服诱惑;绿色皮革套装束身的性感大美女,把她那发育饱满酥胸高翘的部位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头齐肩的短发散漫着她的英姿与秀气;身穿着透光的黄色连衣裙美女学姐,透光的缕衣里隐隐约约暴露出她的娇媚与放纵。五位美女五种性感妖娆的花,即有清纯与性感的集合体,更有狂野加知性的美,五位美女五种妩媚的诱惑,看得任天乐口干舌燥。

    很不巧,美丽的花朵都带毒刺的,这五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学姐更是一朵朵暗藏毒液的鲜花。她们为了一个计划而来,她们为了泄愤而来,她们为了捍卫自己的威严而来。在一开始的谈话中,任天乐能感受到她们的挑拨的语气与不屑表情,于是,他也开始了自己酿就已久的方案。

    来吧,即然已答应了自己的女人,就该让它实现,哪怕你们都是带刺的玫瑰。

    坐以待斃不如先发制人,任天乐开始了他的征途计划,第一步蛇打七寸,要先让她们败就先让她们失去理智,没有比打击对手的神智来得更有效更便捷。

    「咯咯,好……好,即然你不怕,那我们游戏就开始吧……」

    「呵呵,要开始了吗?」

    「是……怎么?害怕了?」

    「呵呵,你看出我害怕的表情来了?呵呵,告诉你们,漂亮性感的大学姐,这次你们找错对象了……」

    「哦,是吗?」

    「呵呵,现在退出学弟的公寓还来得及哦,不然一棋错满盘皆输哦……」

    「哦,你很有自信嘛,不过,这次我们五位姐妹一同上,量你吃再多的药也于事无补……」

    「呵呵,学弟我从来就不吃那玩意,对负你们几位学姐,我一人卓卓有余,你们信不信呀?」

    「妈的,不吃药你哪来得这么大的帐篷呀?」

    淫女凤粗鲁地骂起粗口来。她越看任天乐这位小学弟的表情就越气,特别是他那一种气定神闲的亲和力,那笑眯眯的眼睛里象是藏了一把刀子着实地让自己不舒服。

    「要不咱们打个赌,事后去医院作个体检,如果我吃了药那随你处置好不好?」

    「你……你以为我不敢吗?」

    淫女凤看了看任天乐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有些犹豫地说。

    「你们除了好事外还有什么不敢的呢?」

    「你……你……」

    淫女凤被任天乐这种天不怕地不畏的态度给气得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听着艳女雯的指示,她早就立马脱衣用自己的媚功干倒这位不可一世的男生了。

    「好了,小学弟,你好象知道我们的底细哦,你不怕我们?」

    艳女雯是聪慧的姑娘,她从任天乐的安逸的表情中猜出了一点儿状况,再根据他的个人数据来看,似乎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不得不让自己警惕起来。

    「哦,你们的底细?你们有什么底细呀,说来给学弟听一听……」

    任天乐看了看艳女雯那象猎人一般的狡猾眼眸子装不知内幕地说。

    「听说过『摧草美女组合』吗?」

    艳女雯首先看了看自己的姐妹,得以的肯定答案后她转过玉首轻声地问。

    「『摧草美女组合』?这是什么样儿的单位呀?市委政府的附属机构?还是学校的秘密组织呀?」

    任天乐摊了摊手作了一个抱歉的动作调侃地说。

    「妈的,小子,你好拽哦,以前那些小男生听到我们一提起这个组合就吓得手脚发抖,你倒好,还有心情开玩笑?」

    菊花香见到任天乐这种放荡不羁的神态给惹得有些发毛,她忍了忍心中的恼火怔怔地看着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道。

    「你们是恶魔哦,有什么好怕的呢?你看,你们穿得多性感,野性中带着性感,娇艳中蕴藏脱俗的纯洁,学姐们个个长得多漂亮呀,我两双眼睛看都看不来呢,怎么会发抖呢?」

    「真不知好歹的家伙,活该你等一下会变成……」

    感到自己要说漏了秘密,菊花香急忙地闭住的樱唇小嘴。

    「呵呵,学姐呀,你不能告诉一下我等一下我会变成什么呀?」

    任天乐猜出她嘴里所讲的变成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还是要装成一付无所谓的表情死皮赖脸地问道。

    「你……嗯,懒得跟你说……」

    拳头难打笑脸,更何况还是一位超级无赖的帅气笑脸,菊花香更没有兴趣了。

    「这是一个随时要男人小命的组合,你不怕吗?」

    艳女雯看着任天乐的大眼有些微怒地道。

    「真的有那么利害,那些男人会乖乖的坐在那里等你们去要他们的小命?」

    「呵呵,真是可爱的小学弟呀,嗯,放心好,我们这次来是因为赌约的事,所以今晚,我们是你的,你想怎么玩我们五姐妹就会陪你怎么玩,有我们五姐妹陪你玩乐,你开不开心呀?」

    艳女雯说出这些话时,身边的几位性感的大美女八目紧盯着眼前的帅哥。

    其实她们做着这一个动作,里面是暗藏玄机的,如果听到男生爽快的答应着,那说明你做男人的权利就要终结了,如果你还有一丝丝的犹豫的表情,可能真的是在玩一个很好玩的欢爱游戏,至少欢爱过后男生还是一位正常的男人。

    「哈哈,当然开心啦,有五位大美女学姐陪学弟玩哦,我当然开心啦,我要狠狠地玩,恶恶地玩,玩死你们为止……」

    任天乐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心中那点龌龊的思想不加思索地就脱口而出,帅气的脸蛋上全是男人那种猥琐的表情。就连在客房里观看屏幕画面的五位大一美女看了都觉得恶心,可想任天乐这付龌龊的神态演得灵活灵现。

    「嗯,你死定了!」

    四位大二美女八目相望了一下后都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不仅是我们想弄死你,现在更是你想弄死你自己哦,上天只是借我们的肉体来行使它的神力而己,你不能怪我们哦。包括艳女雯在内的五位大二系花美女都『心有灵犀』地点了一下头含首眼神相视了一下后就恢复现状。

    ※※※※※※※※※※※※※※※※※※※※※※※※

    「喂,喂,她们点头了,十双眼神怪怪的,肯定有事在发生了……」

    「嗯,她们的眼神怪怪的,还有她们点了一下头,应该有问题……」

    以此同时,巨乳虹与妖精莲都同一时间说出了自己的观察感言。而此时,另外的三位美女也紧紧的盯梢着屏幕画面,神情比刚才更为严苛,对着巨乳虹与妖精莲的话她们也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儿。

    「看来,她们真的是就是那害人不浅的组合了,没有错的了,从她的说话语气,还有她们这种默契般的动作,都足以证明她们就是这『摧草组合』,我们这就出去抓她们,免得她们有机会害老公……」

    姣婆静盯着屏幕焦急地说。

    「现在还不行……」

    玉女欣盯着屏幕摇了摇头说。

    「为什么不行!她们是明明就是害得男生『痛苦一生』的『摧草组合』呀?」

    「嗯,阿静,我问你,你凭什么说人家是害得『痛苦一生』的『摧草组合』呀?」

    「这……哦,不,欣姐,你没有看到她们的动作和说话吗?」

    「听到了呀……」

    盯着屏幕玉女欣还是平静的说。

    「那就行了呀,这不足以说明她们有问题吗?」

    「不足以,阿静,你想一想仅仅只是凭她们做几个小动作和说几句危言耸听的话就代表她们就是传说中的『摧草组合』吗?」

    「这……就算这些视频不能说明什么,那也可以找一些她们害过的男生出来指证她们呀,人证物证,她们还敢狡辩吗?」

    「嗯,人证呢?首先那些男生一听到说被害得不举,你想会有几位男生会跑出来指正她们,还有,物证?仅仅凭这些录相?」

    「这……」

    姣婆静被玉女欣说得哑口无言。

    是的,在这所学校里,被女生整到不举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作为男生的自己怎么会傻得跑出来承认自己是阳萎呢?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害人不浅的『摧草美女组合』才能赖以生存至今,这也是艳女雯抓住男生这仅有的自尊心在作崇,害完一个又一个,也没有发现一个男生跑来举报不良性息,从而让这个以美女为组合于二年前成立至今从没有失败过一次。日复一日,年过一年,这个摧草组合慢慢的成为一组神秘的『夺魂索命』的组织,一传十,十传百的把这个组织说得如同武侠世界的诡秘,让男生防不胜防。即然没有人证,那仅仅凭一组视频来断定人家是什么组织,这有些牵强的,所以,姣婆静无话可说,也没法说。

    「那怎么办?难道让她们这么危害下去吗?真是我们同性的败类呀,竟然出了这么一组让人羞耻的人物……」

    小玉在一旁插着小嘴嘟嘟地喏道。

    「嗯,只能等。这一切就交给我们的老公吧,从他看向我们的眼光里我读懂他的意思……」

    盯着屏幕,玉女欣说出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话。

    「什么?交给他一人,行吗?」

    姣婆静与巨乳虹同时问。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清楚,不过从他的眼神里我读到他的坚定与自信,我想此时也只有依赖他了……」

    「欣姐,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一些呀,我怕……」

    妖精莲看了看玉女欣后又紧盯着屏幕说。

    「嗯,我也担心,但他说交给他,作为他的女人,只能相信他的能力,是不是?」

    「啊……大ji巴乐哥呀,小玉真是爱死你了,你一人战五个堪比李莫愁这样的大魔女呀,小玉真为你担心呀……」

    小玉盯着屏幕对着画面里的男生呐呐自语地说。

    「嗯,小玉,阿静,阿虹还有阿莲,我们只有拿到更多的证据才能指证她们,如何拿到更多的证据那就看我们的大表演家了,此时此刻只有他才能取到足够的证据,那我们才能有效的指证这帮骚货,相信我们的男人吧,即然他说交给他相信他,作为他的女人,我们就放胆的让他做一次,我相信这次幸运天神会靠向我们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盯紧屏幕看紧她们的一举一动,看紧她们的神色与姿态,如果真有意外发生,我们就立马冲出去,好不好?」

    「嗯,我们听你的,欣姐……」

    「嗯,即然乐哥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相信他相你你啦,欣姐……」

    「嗯,欣姐,就让我们在后台盯梢住这帮骚货的一举一动,也顺便看一看大ji巴乐哥的绝世风采吧……」

    「嗯,对,操死她们,让她们这个组合给大ji巴乐哥干跨下,看她们还神气个屁……」

    四位美女意气风发,精神抖擞起来,都盯着显示屏幕肯定的说。

    「嗯,让我们一起期待老公的表现吧……」

    玉女欣看着画面中的男人感叹地说着。

    ※※※※※※※※※※※※※※※※※※※※※※※※

    「阿琴,即然小学弟这么说,你知道下来该怎么做吧……」

    艳女雯看了看眼前的帅气男生,她心里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不满,这就是你玩弄我的下场!艳女雯心里恨恨的说。

    「嗯,雯姐,你就交给我吧,为这一刻到来,我天天练香蕉吃辣椒,冰与火的炼狱就从我这里开始吧……」

    冰火琴听到艳女雯叫到自己,心里一喜哈哈,终于轮到我上场了,好,第一个上场,我就让你小瞧我们的下场!

    冰火琴从艳女雯身旁站了起来,修改过的校服紧紧地裹着她的上身段,酥胸高涨坚挺,把蓝白交间的衬衫涨得绷绷地,小反角的衣领的位置不得不松开二个钮扣,雪白如玉的嫩肤在蓝白交间的衬衫下更显白晢,饱满的胸脯呈露出一片雪亮的嫩肉来,两团圆润白嫩的弧形球状从敞开的衣领处透了出来,这浅肉色的乳罩花边也一不小心的透光了出来,一条深深的乳沟就在敞开的衣领耀眼弄月,看得任天乐欲血狂奔起来。

    冰火琴踮起自己的脚尖然后踩着猫步走向对面的男生。修改过的超短校裙刚及高翘弹性的臀部粉肉,随着她踩踏的t 台猫步,这刚及臀部的超短校裙花边就随身抖擞起来,一步一掀蓝白交间的超短裙下是一条白花花的美腿,超短裙边轻微的飘起就能看到她那翘翘的雪臀美肉,两个八月十五般的圆月美臀正在校裙下若隐若现,看得任天乐粗声大气,唾液都不够嘴咽。

    「小学弟,你怎么了?看你两眼喷火的小样,是不是想把学姐生吞活吃呀?」

    来到任天乐跟前,冰火琴叉开自己的修长美腿略弯下柳腰低下玉首,触贴在任天乐的耳垂边上轻吹风细叮咛地娇媚地说。

    「呵呵,是有这个意思,看到学姐这么性感这么风骚,学弟的大ji巴更硬了……」

    任天乐果然不是善男信女,见到大美女这么性感又富有挑逗的姿势,任天乐喷着焰热的怒火贪婪地看着学姐那快要奔着领口而出的大乳说。

    「哦,是吗?咯咯,小学弟,你的大ji巴有多硬呀?」

    伸出小香舌在自己的下唇上舔了舔几下后,冰火琴双眼里也喷出欲火焚身的情欲,她紧贴着男生的耳垂妩媚风骚地嗲道。

    「啊……好硬,差不多跟铁棒一般硬了,不信,你摸一摸看……」

    盯着大美女学姐那一双水汪汪的勾魂美眸,任天乐又咽了一口唾液紧盯着她的雪白领口看了看这饱满的酥胸说。

    「咯咯,确实不错哦,跟铁棒一样硬……咦,你怎么老盯姐姐的大nǎi子看,是不是姐姐的大nǎi子好好看呀?」

    冰火琴伸出青葱玉手纤纤五指按在任天乐的牛仔裤上妖艳地说。

    「是呀,噢,好舒服,学姐的手手真柔软,摸得学弟好舒坦……嗯,学姐的nǎi子又大又白,就不知味道如何?」

    盯着这两团饱胀的白玉酥胸任天乐的大眼随着美女酥胸地呼吸挺动而变大,十足就是一位没有见过大nǎi子的处男小子,看得冰火琴与几位大二学姐咯咯真笑。

    「哦,想知道味道自己不会把鼻子伸进里面去闻一闻吗?……喔,别这么大力的扯人家的校服啦,啊……噢……」

    冰火琴的风骚的话还没有说就被任天乐粗暴地扯拉掉酥胸上的束缚,一双有力而发烫的大手准确无误地按在自己的nǎi子巅峰之下,一股烫手的炎热直从奶头上窜进心坎上,爽得冰火琴美眸翻白,潮思浪涌起来。

    「嗯,不错,好香的大nǎi子,香喷喷的,好有新鲜的乳酪味儿……喔……真好闻,嗯,我要吃上几口解解馋先……」

    任天乐不等冰火琴的同意就凑上自己的大色嘴紧紧的压在高耸挺立的乳峰顶端之上,对着那一颗鲜红娇嫩的果粒啃咬了起来。

    「啊……我的妈的……这是在闻人家的nǎi子吗……啊……疼呀……怎么咬起来了……喔……我的妈妈呀……不行了,这么啃法……疼死姐姐了……噢……啊……」

    冰火琴被任天乐这好色的猪头一靠近一阵乱哄之后,她刚才还略弯腰的小姿就有些站不稳了,之后在任天乐的大色嘴哄贴之下后,一阵酥畅的快感伴随着牙齿轻啃的疼痛感而来,爽得她又爽又疼,即想淫叫又想求饶的呼号,两种肉与肉的直接刺激之下,她再也站不稳地趴在任天乐的两腿间,软得就象一根葱一般地睡在男人的下胯之上。

    「学姐,你nǎi子真白真嫩,嗯,啃在嘴里的感觉就象在吃哈密瓜,好过瘾呀……喔,真是美味的大nǎi子呀,应该有34f 大吧?真好玩,软软的,嫩嫩的,还有些滑滑的……」

    任天乐的大嘴啃了一阵子白玉嫩乳之后,他就退出嘴巴好好的欣赏欣赏这学姐身上的巨峰大乳,34f 的雪白玉乳,高翘而娇挺,峰陡而山峭,两座向上张挺的椒形大乳左右排开,一个个雪白而滑润,青筋横错在乳肉里清晰可见,鲜红草莓般的ru头,浅粉色的乳晕,配合一手都抓不过的玉乳绝对是一对人间极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