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

    山头痛得醒了。此可是,醒来以后,又分不清是不是头痛了。

    “啊……畜生!”

    他站起身,出了一口气。原来在居室的地板上,而且——“哎,这是怎么回事厂处山大吃一惊。身上裹着毛毯,里面却一丝不挂。他慌忙紧紧地抓住毛毯。

    “早上好!”

    一回头,君江站在那儿。江山惶然不知所措。

    “你——你好……”

    “请穿上衣服。早餐准备好了。”

    “好。嗯……我想问一下。‘”嗯。

    “我怎么……成这样了?”

    “不记得了?昨天夜里你抱着小姐。”

    江山呆若木鸡。

    “她……我?”

    “是小姐主动那样做的。”

    原来是这样。他想起来了。抱着白皙的身子……他以为是幸子呢。

    “她对我……”

    “是的,她叫我向你道谢。”

    “现在她在哪儿?”

    “到成田机场去了。”

    江山点了点头。对了,今天该动身。

    “您去吗?可能来不及了。”君江说。

    “有车吗?那样的话……”

    江山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君江脸扭向一边。

    “可是”

    江山穿好衣服,忽然停住手。

    “你为什么不生气?像我这样一个遗遏男人同她”我首先为小姐着想。“君江说,”给您钥匙。“

    “谢谢!”江山接过钥匙,神情突然忧郁起来,“不,这个……不行,我……”说着又坐到沙发上。

    君江说“是为太太的事?”

    江山点点头。

    “我没能救出她,一想到这一点就不能去追她。”

    “小姐说您可能会这样的。”

    江山苦笑了。——是我单纯吗?没法子,就是这样的人。

    “钥匙还给你。她在那边会遇上好男子的。”

    “可以进去吗?”

    门外有说话声。君江失声叫道“啊,幸子?”

    幸子抱着胳臂站在门外。

    “幸子!”

    江山愣了。真是幸子,一点不错。

    “我说过,我的运气好。”幸子说,“捆我的是个年轻的家伙。现在的年轻人好像连打结都不会,连人带车扔到海里之前,我就解开了。后来我爬到车外,游了出来。过去我游泳可棒了。”

    江山愣了好一会儿,呆呆地看幸子。

    幸子说“哎,不快点儿就来不及了,亏你还是个男子汉!”江山抓起钥匙,叫了一声“谢谢!”使飞跑出居室。

    望着他的背影,君江说“喝点儿酒吧?”

    “谢谢,你心眼儿真灵。”说着,幸子坐到沙发上。

    “我一直干这个。”君江说。

    经檀香山到洛杉矾的超大型客机的庞大机身,慢慢地离地而起,冉冉上升,不一会儿,云层便在眼下流逝。

    直美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地上的城市愈来愈小了。

    直美悄悄地笑了。——她想象得出江山早上起来大吃一惊的神态。

    她不后悔。只是一想到江山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