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幻想水浒(8)

    “来来来,我敬大家一杯!”红火娘子双手捧着酒杯,礼貌性地向着武松一行人敬酒,抚媚的笑颜,娇艳的神态,身着紧身红衣的红火娘子,身体处处展现着诱人的曲线,举身投足散发着成熟的风韵与媚态。

    只见偌大的厅堂里,武松等人围着圆桌并肩而坐,眼前的桌上满是丰盛可口的海味山珍,再配上纯正女儿红的醉人汁液,让人食指大动的气味漫佈在整个大厅之中。

    尚且不理正在埋头畅然吃喝的武松,相较於红衣娘子的千娇百媚,笑脸迎人,除了吴巨以外的其他人,全身上下或多或少都绑着止血疗伤的绷带,脸上更是挂着一副莫名其妙的古怪神情,有着三分的愤怒,七分的无奈,以及一肚子的疑惑。

    整个气氛有点僵持,有点沈重。红火娘子一双媚眼望了望正在大祭五脏庙的武松,在确认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之后,红火娘子省略自己所必需要严守的机密以及生辰纲的事,慢慢地向大家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就是这样子了,我与二郎本是至交,昨日之事只是一场误会,今日的酒宴,就充作是向各位赔罪与洗尘的好了,请大家不要把昨日的事放在心上!”红火娘子略微为昨日打劫一事向小莲与罗晓等人解释,虽然说言词有点牵强而不合情理,但是以红火娘子现在紧紧贴在武松身上,硕大的双乳还有意无意地在武松胸膛磨蹭的亲密状态,两人的关系不言则明,众人也不再把昨日的遇袭挂在心中了。

    把话说明之后,罗晓等人的心中再也没了芥蒂,大厅的气氛随着众人的有说有笑而显的热络起来。而在武松的默许之下,罗晓等人更是大口大口喝起女儿红来,由於武松怕罗晓等人会饮酒误事,之前的路上皆严格禁止喝酒,对於现在能喝到这平日武松严禁的甘汁琼液,罗晓等人不由的大呼过瘾。

    但是当众人皆沈醉在这兴高采烈的欢愉气氛中,为众人所忽略的却是有人闷闷地强颜欢笑,手里却是不停地重複机械般的动作,斟酒,饮酒,灌酒。这样的一切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却又是百般思绪涌上心头,有点好笑,有点爱怜。

    一个是迳自喝着闷酒,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另一个却是一股脑儿直往身上贴,刻意的亲密动作作个不停,女人真是爱吃醋的动物啊!

    看着主子与那名红衣女子亲亲热热的模样,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过坐在身旁的自己,彷彿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小莲的心不禁泛起阵阵的刺痛,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啊!

    望着自己昨日被震伤的虎口,左手却不自觉地抚摸着后背,那一朵耀眼的金色莲花……,这些日子与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脑中如走马灯般流转不停,那一切是多么的甜美,自己已是深深地恋上这个奇伟特出的男人了!

    小莲的心中没有后悔,她知道自己侍妾的身份,早已知道自己是无法独自拥有这男人的,但是却料不到昨日仍是亲密爱怜的伴侣,今日却已完全忘却自己了,她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切,却是提不起一丁点向命运抗争的勇气。小莲一口接一口地饮着闷酒,喝的很多,多到能让小莲醉的不省人事,整个人失去知觉地趴在桌上。如果仔细地看着小莲,便能发现她的脸上却是依稀挂着两条泪痕,彷彿在透露着些许的不甘与害怕。

    “真是个麻烦的小丫头!”武松见到小莲醉的趴在桌上,站起身来将小莲整个人抱起,准备带着小莲到房间休息,看到小莲脸上若有似无的两行泪渍,心中不由的揪了一下,双眼却是有意无意瞪了红火娘子一下,实质的眼光中带着些许的责备。

    “……,勒!”红火娘子稍微楞了一下,轻轻地吐了下舌头,知趣地低了头,算是对刚刚明显过於刻意的亲密动作所引起的小风波,做了小小的认错与退让。

    唉,贴心的红颜知己还是比不上放在手心掌上的小宝贝啊!

    死小子,终於也有人制得住你了啊!看着武松拥着佳人离开的身影,红火娘子的俏脸却是显露出一股暧昧的笑容。难得也有能让二郎放在掌心呵护的可人儿,没想到那女孩的份量在他心中是如此地重啊!自己是真心为两人的幸福感到高兴……即便是带着点点的酸意。

    武松轻悄悄地让小莲躺卧在床上,甚是爱怜地轻抚着小莲因喝酒而泛红的脸庞,安详的睡姿,恬静的面容,武松不由的被小莲所吸引,轻吻小莲那迷人而湿润的小嘴。

    彷彿感到甜蜜的滋润,小莲在无意识中只是抬起双手,紧紧地拥住正要起身离开的武松,小嘴更是直接而大胆地挑弄,不停地索求武松的回应。

    小莲不再让爷离开自己,即便只是在睡梦中,小莲也要跟爷在一起。

    武松看见小莲如此地主动,撩人的肉体,不断地紧密接触,那还忍得住,把她抱了起来,痛吻香唇,同时一只大手在她全身上下轻轻的抚摸。由脸,经过颈部,滞留在胸前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上,揉揉搓搓,又拈着两个ru头,使小莲的乳尖涨的愈大愈硬。

    “欧……喔……”小莲享受着爱抚,意识并未清醒过来,只是像在睡梦中接受着武松的宠爱,没有拒绝,反而是自己更热烈的回应,任由武松那双手抚摸身上每一吋的光滑白晰的肌肤。

    武松那另一只手,沿着小肮向下摸索,隔着薄薄的亵裤,手掌摸磨着y户,小莲的全身,好似触电,一股颤抖从上而下奔过,又热又麻,y水也不断地涌出流湿了亵裤。

    小莲感受到情欲的快感,欲焰燃烧,满脸火红,娇羞的模样令武松狂暴地把她掀倒在床上,她的嘴被武松紧紧吻住,全身抖个不停。

    武松动手解开衣裳,那雪白的肌肤便呈现在眼前,他迅速地遍吻她的耳、鼻、口、颈……,“啊……嗯……嗯……”小莲禁不住情欲的煎熬,哼出声音。武松不由分说地,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尖,她只觉得,自乳尖处传来一阵痛楚和酸麻酥痒,“哎……啊……啊……”小莲受不住挑逗,只好不停哼叫,只觉得一阵酸麻,渐渐地,双腿就展了开来,她的两腿渐渐弯曲起来,两膝外张,将y户抬得高高地。

    武松一头埋进她的两腿间,对洞口亲了一下。用舌头在小莲的阴核和y唇上舔吮,舌头在y户内壁不停的泸挖。小莲呼吸变快,嘴里不停发出呢哝细语,武松舌尖在小莲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小莲的身体已随着武松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y水不断地从y道里流出,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武松见时机成熟,压到小莲身上,抓着yáng具,用gui头上下摩擦着小莲的y户,小莲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大,杏眼似乎也微微睁开。武松抬起头来,摆好架式,屁股使力一挺,咕滋一声,一根粗大的y茎已进去大半,再使力一送,终於全根而没。

    “啊……哎……唔……唔……”小莲被他用力一插,整个人突然清醒过来,觉得y道涨的满满地,y道壁被挤得直径外张,绷得紧紧,一种充实而麻痒的感觉袭上心头,小莲经武松疯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突刺袭击,也快快然,兴致不少,满腔桃红色彩,双目微张只有一丝,还半开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种音韵,甚为动人。

    “欧……好……喔……好棒……”小莲口里不停的浪叫,还把腰肢扭动,双臂围绕项少龙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转迎合。武松也一面用手搓撚她胸前乳峰,以及用指头撚拨她的ru头,还不停地舐吮她的舌尖,尝尝她的脂香。

    “嗯……嗯……”小莲口中气喘急迫,叫不出声音来,只有喉咙里,咯咯的含糊其辞一鼻里唉唔乱呻,极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惟是小莲相反的是极端快乐,而又气息喘喘,口里喊叫不出,变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